棱镜通讯 No.80 Buckminster Fuller

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英语: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1895年7月12日-1983年7月1日),生于1895年7月12日的美国马萨诸塞州米尔顿,美国哲学家建筑设计师(但没有建筑师执照)、发明家,他留传在世的建筑作品很少,但关于建筑、人类、地球、宇宙的思想超越时代、影响深远。他发明或着发展的Dymaxion思想、短线程穹顶、张拉整体概念、索穹顶至今仍是结构工程研究的前沿。曾在1946年取得戴美克森氏投影法的专利。他曾获得55个荣誉博士学位,与爱因斯坦和爱迪生齐名为伟大的为人类贡献者。

自幼就展现出超乎常人的特性,自幼视力不佳,4岁的时候才真正的看清楚这个世界,头身比例异常,身高仅为1.6米却有一个比较大的头,而且两条腿不一样的长,被人称为“无害的怪物”。福乐在12岁那年时,创造用雨伞推动划艇前进的发明。凭借著发明时的知识,进入哈佛大学就读,但曾先后两次被开除。32岁时,福乐处于破产状况,住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低收入公共住房里。1927年,福乐的女儿亚历山德拉死于小儿麻痹症和脑膜炎并发症。据说,这使他经常醉酒,并曾想自杀。

富勒回忆起往历时说,有一天,他沿着密歇根湖思索着生计问题时,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浮在离地几英尺的空中,周身被柔光所包围。时间似乎已经停止,冥冥中有个声音对他说道:“你没有自杀的权利。”“你不属于你自己,你属于整个宇宙。”从那一刻开始,富勒决定开始他“终身的试验”。试验的唯一目标是人类个体究竟能为整个人类做些什么。在这个试验中,富勒既是研究者,又是被研究的对象(他把自己命名为豚鼠B,B显然代表的是巴克)。于是富勒携带妻女搬到了芝加哥一个贫民窟中,他并不是去找工作,相反整天泡在图书馆中,研究甘地和达芬奇的著作,并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很快就写满了2000页纸。1928年,他将手稿浓缩至50页,出版了一本小册子,他称之为《四维时空锁》,《四维时空锁》如同富勒其他的著作一样难以阅读,其中心思想是批判当时的建筑业。

1200x0.jpeg

富勒指责建筑业的退步,并把自己轻型建材生意的失败也归结于建筑业的顽固不化。人们真正需要的是“新一代居室”,将会在“一天之内造好,即刻入住”,最重要的足“无需劳力”,“所有生活设施都附加在内”。其中一项被富勒称之为“超轻大厦”的计划一直停留在草图阶段,这种大厦将会在某地组合成型,之后由飞艇送到世界各地(富勒甚至考虑通过飞艇往地面投炸弹来开荒)。另一项看似同样激动人心的计划是富勒的节能房屋。房屋为六边形,供一户人家使用,完全不用金属材料,房屋围绕一根立柱而建,所有的电线和管道都缠绕在这根立柱中。搬家时,节能房屋可以轻易的拆卸。富勒为此做了一个房屋的模型,在1929年的马歇尔·菲尔德(Marshall Field)举办的展览上作为现代家具展出。但是,节能房屋的命运也仅至于此,从来没有由模型变成实物。因为富勒当时构思的许多部件根本就不存在,比如富勒称之为“广播电视接收机”的装置,估计至少有10亿美元才能发展出节能房屋所需要的科技。毋庸置疑的是,这笔钱当时对富勒而言,根本是空中楼阁。不幸的是,没有一个能够获得成功。第一辆货能车原型只行驶了3个月,在到达芝加哥世界博览会的入口时遭遇了交通事故,司机不治身亡,另一位乘客伤势严重。虽然最终调查结果表明责任在于事故的另一方,但是之后只生产了两辆节能车,1934年停产;而可以批量生产的节能卫生间,也于1936年宣布停产。1945年,富勒和卫奇塔市的比奇飞机制造商联手生产节能房屋。然而,生产了两间样板房之后,这个计划也不了了之。目前仅存的一间样板房称作卫奇塔房屋,看起来就像在半个洋葱中间刻了十字,外形如同飞碟一般,目前被密歇根迪尔伯恩的亨利·福 特博物馆收藏。

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打击后,普通人应该从中学到了一些教训,停止这些“试验”。然而,富勒仍一如既往。这次他把精力转向了数学,很快他便认为笛卡儿坐标系统不适合他,于是他发明了自己的系统。这个系统以60度角为基准(与普通的90度角不同),他认为宇宙的基本构造为四面体,完全不适用圆周率这个单位(富勒对圆周率嗤之以鼻)。到了1948年,富勒对几何学的钻研使其开始构思网格球体结构,即用刚性构件组成的网格支撑起整个外壳。那年夏天,他应邀到北卡罗莱纳的黑山学院教学,同时任教的还有约瑟夫·阿尔巴(Josef Alhers)、威廉·库宁和伊莲·库宁夫妇(Willem and Elaine de Kooning)等人。在任期接近结束的时候,富勒和他的学生用木条构建了一个网格球体模型。在快要完工的时候,模型崩塌了。富勒称这个结果是他故意所为,是为了测试球体崩塌的临界点,当时没人相信他的说法。为了支持富勒继续网格球体的研究,次年,富勒的夫人安妮·富勒卖掉了3万美元IBM的股票;到了1950年,富勒终于成功建造了一个直径50英尺的网格球体建筑。

网格球体可以用更少的材料容纳史多的空间,富勒的第一次商业化运作是在1953年。当时福特汽车公司决定为其坐落于迪尔伯恩的圆顶大楼的中央庭院建一个穹顶。这栋大楼当初为了展览所建,外墙的坚固度不足以支撑一个圆顶。富勒用铝制架构以及玻璃纤维设计了一个网格球体。这个直径93英尺的球体仅重8吨半。由于该建筑大获成功,赞誉之词不绝于耳,不久网格球体结构就应用于各种场合,如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

五角大楼曾聘请他为远程导弹预警的雷达站设计防护罩。他还设计了一套方案,可以为世界各地的展览会临时建造球体(据说赫鲁晓夫对莫斯科建造的一个球体建筑倾心不已,宣称要把富勒请到俄罗斯培训自己的工程师)。卡本代尔的南伊力诺伊大学邀请富勒前往授教,他在校园附近建了一栋球体结构的房屋,作为自己和安妮的家。

20世纪50年代,有关方面开始承认他设计的巨大的球形圆顶。1955年,福乐任教于圣路易华盛顿大学。他在那里会见了詹姆斯菲茨吉,并成为亲密的朋友和同事。从1959年到1970年,福乐任教于卡本代尔南伊利诺伊大学。1968年,他成为该校艺术和设计学院的全职教授。作为设计师、科学家、开发商和作家,他在世界各地演讲。1965年,福乐开创了世界设计科学10年(1965年至1975年)。在巴黎建筑师国际联合的会议上,曾说了这样一句名言:“实践科学真理,解决人类问题。”(applying the principles of science to solving the problems of humanity)。同年受雇于美国新闻署(USIA),设计举办蒙特利尔世博会的美国馆。尽管展览本身受人诟病,但是富勒设计的形似翩然而上的球体建筑又一次获得了成功。

Image

随着球体建筑在世界各地的不断建造,富勒声名远扬,受邀到各地演讲。富勒在《地球飞船的操作手册》一书中写道:“我在南北半球到处演讲,到后来已经没有正常的冬季和复季的概念,也没有正常的白天和黑夜。为了准确辨认时间,我戴了3块手表。”和卡斯特罗一样,富勒能够一口气演讲10个小时(一个朋友曾经说,他参加过富勒在耶鲁的建筑课,课程从早上9点一直上到下午5点,基本上都是富勒本人在滔滔不绝)。

有趣的是,后来网格状球体 最终被证明是个失败品,《全球目录》的创始人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曾自称为球体结构的“传道者”,在1994年,也终于承认球体结构是“彻头彻尾的失败”。所有的球体都开裂了。由于网格与网格之间始终无法严丝密缝,下雨天漏水不止,工人最后只好用木板把它盖起来。球体内部是个很大的空间,但是无法继续分割空间,高处的空间又全部浪费。球状的内部使得你在任何角落的窃窃私语都会响彻四方。富勒自己在卡本代尔的房子,还有福特圆顶大楼的顶都裂开了,当工人去修补房顶时,不小心使得整个建筑毁于大火。

富勒作为一个社会学家的作用也没有定论。他坚信未来的社会将与过去完全不人类可以克服所有的困难,只要把过去的旧习惯推翻。但是富勒对于人类改变的能力不抱希望,1966年富勒对一个杂志的采访者说:“我从来没打算改变人类,那实在太困难了。我通过改变人类所处的环境,来使得人类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富勒的文章和演说充满着这样的矛盾,他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却又吹捧规模化生产;他是个环保主义者,却又打定主意要占领北极。最后,富勒最伟大的成就也许不是他的任何理念,也不是他的发明,而是对自己的一系列研究。富勒没有毁掉自己,他聆听了宇宙的声音。接下来的50年,他在自我实现的道路上一冲到底。他自我实现的形式如此复杂,以至于25年以后,我们依然无法完全理解他的思想。

福乐获得28项美国专利和许多荣誉博士学位。1970年1月16日,他获得由美国建筑师学会颁发的金奖。他还获得许多其他的奖项,其中包括1983年2月23日由美国总统雷根颁发给他的总统自由勋章。

福乐发表超过30本书,发明和普及的词汇,他还开发了众多的发明,主要是建筑设计,最著名的是在球型屋顶。福乐烯也是其形状类似福乐的球型屋顶而得名。

福乐最终于1983年7月1日去世,终年87岁。他的妻子由于癌症在福乐去世后的36小时以内也去世了,合葬在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奥本山公墓

2004年7月12日,美国邮政总局发布了新的纪念邮票表彰福乐在其50周年的专利穹顶和他109岁冥诞。

Image

主要设计


穹顶

福乐是最出名的是他的穹顶,它已被用来作为军事雷达站、民用建筑、环保领域的抗议营地和展览景点。

Image

特种车

20世纪30年代,富勒又将目标转移到了汽车工业。他设计了一辆小型的特种车,车壳是铝制的,有3个轮子,后面的单轮能像方向舵般控制速度,最高时速可达190公里,它能承载12名乘客,并且可以原地旋转180°。富勒还匪夷所思地在这辆车的后部设计了一架潜水用的潜望镜,并且表示这种车型最终可以像鸟一样在空中飞翔……不幸的是,富勒生产出来的第一辆样车只行驶了三个月就发生了车祸,虽然调查结果显示这次事故的责任在另外一方,但却导致这种神奇的汽车再也无人问津。因为他的设计是如此之不同、如此之偏激,以致银行不愿意为这些项目贷款。 所以dymaxion房子—一种能以低价提供给每一个人的房子,一直没能建成。而dymaxion车,一种安全、只用少量汽油的无污染的交通工具,也一直没能得到生产。

Image

会飞的房子

20世纪20年代,他设计出的第一座建筑物是这样的:圆形结构的六面体,用铝和玻璃制成,建筑的中间是一根钢结构的“中央动力柱”,它支撑着头顶上一张拉索网络,建筑的“墙壁”也是这样的拉索网格,网格的表面覆盖着绝缘的双层透明材料。这个建筑有许多独特的功能,比如可以利用太阳能发电,水是清洁的而且是可重复利用的。 设有电视、自动真空吸尘系统、空气调节和自动开关的门(这些在当时都还没有发明出来)。同时这个建筑还很轻便,悬浮于空中的飞艇可以钩住房子的吊索,将它带到任何地方,堪称现实版的“飞屋环游记”,1920年,这一建筑模型在芝加哥展出,轰动一时,但也只是轰动一时而已。

Image

世博富勒球

富勒最靠谱也最著名的发明诞生于50年代。他向美国专利局申请一项专利,将建筑的穹顶设计成圆形的。他将其命名为“网球格顶”:“……评判建筑结构优劣的一个好指标,是遮盖一平方英尺地面所需要的结构的重量。在常规的墙顶设计中,这数字往往是2500公斤/平方米,但是‘网球格顶’的设计却可以用约4 公斤/ 平方米来完成这一设计。我用一块塑料皮就能造成这样一个结构。”这样的设计在现代已随处可见。然而这种不需要柱、梁、拱顶等支撑物的建筑模式在当时遭到很多人的怀疑。它第一次是被运用在了美国空军位于北极圈内的一处雷达站上。很多工程师打赌这圆顶很快就会被大风吹倒,但是两年测试期满,它安然无恙。加拿大1967年蒙特利尔世界博览会的美国馆被富勒设计成了20层的高圆顶建筑,人们亲切地称其为“富勒球”。也就是从那时起,球形建筑开始在全球流行开来,一直方兴未艾。它造价低廉、建造迅速,印度的一家公司为非洲的农民制造了几百个圆形帐篷,用于当地的可持续发展农业;特琳娜飓风过后,灾民也都住在根据富勒的设计原理建造的临时帐篷里。

富勒用六边形和少量五边形创造出的“宇宙中最有效率”的造型让三位化学家深受启发,让他们假定含有60个碳原子的簇“C60”包含有12个五边形和20个六边形,每个角上有一个碳原子,这样的碳簇球与足球的形状相同。他们称这样的新碳球C60为“巴克敏斯特富勒烯”。随后,三位化学家从这个假设入手进行论证和实验,最终凭借相关发现获得了1996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Image

设想:金刚罩

很早的时候,富勒就在想象各种各样的环境问题,甚至还想到未来——比如,如果地球的资源彻底枯竭,世界末日要来到该怎么,德国汉堡艺术与工艺美术博物馆正在进行一个名叫“气候胶囊”的有趣展览,富勒在1960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借着这次展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这是一个叫做“曼哈顿穹顶”的计划。用一个“富勒球”式的大壳将曼哈顿中心区罩起来,大罩里面的城市可以建立一个完整的、自给自足的新陈代谢系统。“大罩”可以创造适合生存的气候,提供必要的生态机制,并有完整的处理垃圾污物的办法。这还是一个防御性的大罩,无论是太阳风暴,还是核弹爆炸,都可以被这个“金刚罩”挡在外面。

Image

富勒投影地图 Dymaxion Map

从1927年到1954年,富勒在对地图进行了几十年的研究后,终于有了一个 "令人满意的六百五十亿吨地球飞船的甲板图"。Dymaxion地图是整个地球表面的唯一平面地图,它揭示了我们的星球确实是一个海洋中的岛屿,没有对陆地区域的相对形状和大小进行任何明显的扭曲,也没有分割任何大陆。

这幅地图使用的地图投影,也被称为 "Dymaxion地图",是由R.Buckminster Fuller创造的,他是杰出的数学家、发明家和20世纪的幻想家。它是整个地球表面的唯一平面地图,显示了我们的星球是一个海洋中的一个岛屿,没有对陆地区域的相对形状和大小进行任何视觉上的明显扭曲,也没有分割任何大陆。

dymaxion_2003_animation.gif

富勒的观点是,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更准确地将整个地球可视化,那么当我们在 "地球飞船 "上面对我们的共同未来时,我们人类将能更好地应对挑战。

传统的世界地图强化了分离人类的因素,未能突出不断发展和加速的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模式和关系。我们使用的地图不是作为 "从动态的、宇宙的和全面的观点来看世界的精确手段",而是仍然使人类 "看起来本质上是不相干的、遥远的、自利的,只顾着你或我的政治概念;没有足够的东西供两者使用。"

所有球形地球的平面世界地图都包含一定程度的扭曲,无论是在形状、面积、距离或方向测量方面。在著名的墨卡托世界地图上,格陵兰岛似乎是其相对地球大小的三倍,而南极洲则是地图底部边缘的一条白色细长条。即使是现在许多学校使用的流行的罗宾逊投影,仍然包含大量的面积失真,格陵兰岛看起来比它的相对地球尺寸大60%。

Dymaxion一词、地球飞船和富勒投影设计也成为了巴克明斯特-富勒研究所的商标。Dymaxion=动态+最大+张力。

Image

Buckymao拼图

buckymap拼图,一个基于屏幕的应用程序-巴克敏斯特·富勒投影“我们的宇宙飞船地球”卫星地图的在线谜题。将地图倒过来,以另一种方式装饰地球形象,可以更新我们对世界的愿景。Buckminster Fuller用他的Dymaxion世界地图(1936-1956)做到了这一点,该地图是由可以组合成各种变体的三角形构建的。非洲大陆是一个持续的统一。用富勒的话来说:“世界在东西方、北方和南方的过时分裂”。

地球太空船


富勒的大部分发明没有为他挣到钱,而挣的钱大多数被用来在世界各地旅行,并在旅行的过程中表达自己生活的思想,他把这个地球称之为“地球太空船”,他说,人类是地球太空船的宇航员,他们以每小时10万公里的速度围绕着太阳旅行,地球就像一个巨大的机械装置,这种装置只有在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知道如何正确运行地球时才能使人类幸免于难。 他还专门为此写了一本叫《地球飞船的操作手册》的书。告诫人类必须生活在地球上就像宇航员生活在太空船一样,他们必须聪明地而且可重复地使用地球所提供的一切。

巴克敏斯特·富勒:反主流文化的技术专家

1949年,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后来在《思想与智慧》(Ideas and Integrities)一书中进行了扩充和再版,这本书在反主流文化中广为流传,富勒将这一愿景编纂成自己的职业目标,并超越了这些目标,成为一个新的专业类别,即“综合设计师”。在《思想与智慧》一书中,富勒明确地指出了他的观点根源在于他的个人经历。他写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亲眼目睹四岁的女儿亚历山德拉(Alexandra)死于小儿麻痹症,他认为,部分原因是他家的房子建得很差。当时,他是海军的一名承包商。作为一名前初级军官,他看到了如何通过适当的协调,筹集非凡的工业资源来解决军事问题。在他看来,他的女儿直接死于一种疾病,但间接地死于未能合理分配世界资源。这种信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冷战初期不断增强,在冷战初期,富勒再次看到工业生产的全面性,以及这些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在富勒看来,自然世界是由一系列保持和谐平衡的法则所统治的。然而,根据他的经验,二十世纪中叶的社会是这样一种社会,依照这些法则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并没有得到平均的分配,因此导致了儿童的死亡。政治家、将军、企业领袖——当涉及到资源时,每个人都把自己组织的需求放在首位。他认为,人类所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识别自然界固有的普遍模式的个体,根据这些模式和现有工业资源设计新技术,并确保这些新技术应用于日常生活。

他解释说,这个人将是一个“综合设计师”(Comprehensive Designer)。根据富勒的观点,综合设计师不是另一个专家,而是站在工业和科学的殿堂之外,处理他们产生的信息,观察他们开发的技术,并将它们转化为人类幸福的工具。与专家不同,综合设计师会了解系统平衡的需要和目前对其资源的部署情况。然后,他将扮演“这个领域潜力的收获者”的角色,收集工业产品和技术,并按照只有他和其他综合主义者才能理解的系统模式重新分配它们。为了完成这项工作,设计师需要能够接触到美国蓬勃发展的军工官僚机构内部产生的所有信息,同时又不受其影响。他需要成为“艺术家、发明家、机械师、客观经济学家和进化战略家的新兴综合体”。不断钻研各州和工业界的人口调查、资源分析和技术报告,但这位综合设计师从未让自己成为上述任何一家公司的全职员工,他最终将看到官僚们看不到的东西:整个画面。

……

对于Droppers而言,与成千上万的其他年轻社区一样,意识形成了一种新型社会性的基础——整体性、协作性、反官僚性。小规模技术反过来打开了通往意识的大门,从而打开了通往这个新的社会世界的大门。迷幻药、水管、音响设备、书籍如《易经》、诺伯特·维纳的控制论,特别是巴克敏斯特·富勒的著作——新公社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这些物品作为一个工具来重塑自我。它们还充当了新公社主义者留下的工业世界和他们希望建立的后工业未来之间的桥梁。例如,富勒在1951年为测地线拱顶申请了专利;1954年至1957年间,美国军方在加拿大建造了一条3000英里长的早期警戒线,在这条警戒线上安装了数百个这样的圆顶雷达。在同一时期,富勒的圆顶在世界各地的贸易博览会和博览会上展出,作为美国技术创新的证据。然而,尽管它们曾是美国军工实力的象征,但在Drop City,它们也成为了美国转型的象征。例如,Drop City的测地线拱顶的彩色面板是由废弃汽车的车顶制成的。公社的长毛创始人花了几天时间用手斧和电锯把旧汽车的车顶锯掉,然后用螺栓把它们固定在木制框架上。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一个工业制品变成了手工和集体劳动的场所。他们建造的房子反过来成为一种新思维模式的象征。正如一位Drop City的居民所说:“拱顶有一种宇宙的指引。所有这些三角形的部分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圆顶,一个自支撑的东西。就像社区一样。”

从这个意义上说,Drop City拱顶的建造者已经成为了综合设计师。当他们把旧汽车的车顶锯开,并用螺栓固定成复杂的几何图案,回归土地运动的社区接受了美国工业的智力和物质产出,以及军工研究的协作、自由工作风格。与此同时,他们将自己与原子弹和他们所想象的制造原子弹的官僚主义专业文化分离开来。就这样,他们都拒绝了父母的世界,最终找到了一种方法,在其中建立了自己的位置。

—— 《New Views on R. Buckminster Fuller》

一些看法


关于我们如何在“个人无力影响事件、改善甚至影响我们自己的福利,更不用说社会福利”的情况下生活

IMG_2783.jpeg

富勒给出了他的绝妙比喻:

有一次,当我想到一个小个子男人能做什么时,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再想想伊丽莎白女王:整艘船经过,然后是方向舵。在方向舵的边缘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叫做平衡片(trim tab)。这是一个微型舵。仅仅移动那个小小的平衡片就能产生一个低压来拉动方向舵。几乎不需要任何力。所以我说,个人可以是一个平衡片。社会认为它正对着你,完全离开了你。但是如果你在精神上做动态的事情,事实是你可以像那样伸出你的脚,整个国家都会改变。所以我说,“叫我平衡片”。

事实是,你做事情的压力很小,而不是站在另一边试图推动船头。你通过摆脱一点无聊的东西,摆脱那些不起作用的事情,直到你开始调整平衡片,这些事情才是真实的,从而建立起这种低压力。每次都能成功。这就是你要采取的大战略。所以我确信你对自己做的事情,仅仅是你自己做的一些小事情,都是有价值的。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平衡片,你必须从你自己开始,很快你就会感到压力很低,突然事情开始以一种美丽的方式工作。当然,它们只有在你面对真正伟大的完整时才会发生。

另外,富勒一方面坚信世界上所有的问题,无论是饥饿、文盲或是战争,都能够被科技的发展所克服。富勒说过:“你们也许会问我,怎么解决越来越多的对世界有害的政客和理想主义者问题?我的回答是,电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他拒绝承认现代科学的一些基本准则,比如进化论。富勒声称人类是从宇宙中来。他还认为,人类的发源地是波利尼西亚,而不是非洲。甚至说,海豚是上古海洋智慧生物的后代。

虽然富勒把大自然看做是有效性的代表,但他对自然研究的兴趣其实并不大。富勒对那些宣称资源紧缺和人口膨胀的人嗤之以鼻。富勒一直想通过建造网格状的球体,将人类置于一个与隔绝的乐园中,那里可以实现人工控制气候,随意调整春夏交替。富勒在一篇文章中写到:“一个直径两英里的圆球可以笼罩整个曼哈顿中心,从西42街到东42街。10年内就可以从节约的能源支出上收回建造成本。球状城市对于人类实现在南北极居住是必不可少的。”他还有个计划,在东京湾建造一个四面体城市,可以容纳100万人安居乐业。富勒还有个设想,他称之为“极乐云宵”,人们住在极轻的球体中(外表由聚乙烯塑料所覆盖),在太阳照射下,球体内的空气因受热膨胀,整个房屋像气球一样漂浮到半空。富勒预测,一个1公里直径的球体可以容纳数千人。

巴克敏斯特·富勒在1962年预言了在线教育,加入了TED、Netflix和Pandora的元素

我拍了我的孙子们看电视的照片。如果不考虑“价值”,一个孩子对他收到的信息的实际专注程度是惊人的。他们真的“锁定”了。如果有机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获得准确、合理、清晰的信息,他们会以最有效的方式去追求并抑制它。我很确定,我们很快就会开始做以下事情:在我们的大学里,我们将挑选那些在研究或教学中担任教员领导的人。我们不会要求他们每年都在课程卡上做同样的讲座,发现自己面对另一屋子的人,问自己,“我去年说了什么?”这是一个让教员麻木的例行公事。相反,我们将选择在各个领域都是权威的人——在各自的部门和领域里最受尊敬的人。他们只会给一群人讲授一次基础课程,这些人包括他们自己学科的专家和在他们的领域没有特殊训练的聪明的孩子和成年人。这个讲座将被记录下来……他们将制作讲座的活动录像以及高保真磁带录音。然后教授和他的同事们会反复听这段录音。

“你说得很好,”他的同事可能会说,“但我们听到你在其他时候说得更好一点。”教授随后发表了更好的声明。这样就开始对磁带进行彻底的返工,清理,再清理一些,就像在电影剪辑中一样,新的说明性的“素材”将被添加进来。整个大学部门将花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改进图片的信息和概念。想要进入大学的研究生们,也有资格和有能力的人在一起,这些人可能要花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一部节目。它们甚至不依赖于原始演讲者的措辞,因为那个人的措辞可能对他真正的基本概念和信息非常不合适,而这应该是一流的。他的知识可能非常丰富,但他可能是一个糟糕的演讲者,因为糟糕的说话习惯或假牙。另一个声音将接替他的任务,把他的原话讲清楚。其他人将使用通讯专家、心理学家等逐渐处理录像带和电影胶片。

例如,我很肯定有一天我们会学习像爱因斯坦相对论这样的学科,随着这门学科的“爱因斯坦”和他的同事们为此努力了一年,我们最终会把它简化为这门学科的“网络”,并得到发表最初演讲的“爱因斯坦”的热情支持。什么是“网络”将会被很好地沟通,以至于任何孩子都可以打开一个记录设备,一台电视,获得爱因斯坦清晰的思维,并迅速而坚定地获得它。我很确定我们将会有教育的研究和发展实验室,在那里教师们将成为非凡的电影纪录片的制作人。这将是一个新的教育大趋势。

富勒注意到这些“纪录片”将以各种方式发行,他甚至预言了内容推荐算法的反馈循环,设想了一种教育的Pandora:

有一个直接的,固定的,无线的连接,与个人的实际直接联系;它是双向的。因此,接收信息的人可以回应说:“我不喜欢它”。他可能会说“是”或“不是”。这种“是”或“不是”是二进制数学系统的基础,并立即带来了现代电子计算机的“语言”。随着双向电视的出现,民主的全民公决将不断显现,民主将成为所有人、所有人最实际的工业和太空时代政府形式。

一个人不仅可以在双向电视上说“我不喜欢它”,还可以通过波束拨号(不需要懂数学)说“我想要某某数字”。也有可能通过这种双向电视与个人家庭的联系,同时发送出许多不同的节目;事实上,只要有双向串口的接收设备和程序就足够了。有可能有大型的中央文献仓库——伟大的图书馆。孩子们可以通过电视在本地获取一个特别的节目信息。

富勒认为,这不会威胁到传统大学,而是通过让教育服务于人类文化的更广泛目的——不仅仅是记忆,而是一个关于如何生活的镜头——来巩固传统大学并增强其力量。他乐观地认为:

教育将主要关注探索,不仅是发现更多关于宇宙和它的历史,而且是关于宇宙试图做什么,为什么人类是它的一部分,以及人类如何能够,也可能在宇宙进化中发挥最大的作用。

[...]

大学将会是很棒的地方。学者们将在那里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余生——同时他们正在发展越来越多的关于人类整个经历的知识。所有的人都将在适当的程序中环游世界,就像每天例行的搜索和探索一样,经历模式化的世界将无处不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所有学生。这都是正在向我们袭来的新模式的一部分。

—— 《教育自动化》(Education Automation)

与富有远见的建筑师/发明家/哲学家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的一次坦诚对话

富勒:人类开始从一个世界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过去常常想到地狱。在古老的上下无限平面的世界里,天堂在上,地狱在下,地球夹在中间,我们常常想象着下面的火,仿佛它真的能把我们烧成灰烬。但是现在你很少听到关于地狱的谈论。它将成为一个宇宙,一个生命。我们仍然非常热衷于形而上的,永恒的,但是现在人类思维能够发现普遍原则的永恒性。为了有一个原则,它必须是永恒的。所以我看到了时间和永恒的完全互动。

当然,我们仍然有老师说,“别管宇宙了,我想让你们拿到abc,接受基础教育。当你知道一些小事,事情的各个部分,然后你就可以把它们加起来,算出所有的事情。”这是一个完全的谬论,因为宇宙是协同的,部分的行为不能预测整体的行为。问科学家,“什么是质量引力?”他一点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它会这么做。这是一种关系,不是一件事。其原因完全是个谜。人类可以发现这些关系和行为,但他完全不知道先天的奥秘。

我们所有的经历都有开始和结束。所有都是有限的包。我们就是这么想的。我们有这种非凡的头脑,可以与永恒接触,运用这些原则;但我们只能把它们用于特殊用途。所以我们身体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特殊的情况,都是终结的。

…..

我在这幅全图中寻找的是一个伟大问题的答案:人类在宇宙中有功能吗?我发现在所有的生物生命形式中,人类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他的大脑。他的大脑和许多动物一样。它接收传入的气味、感觉和视频信息,并将其作为特殊情况处理。但是,只有人类的大脑才能感知这些特殊情况之间的关系。大脑一直在观察它们,突然发现了其中一个美丽的关系。如果你不知道某样东西存在,你就没有办法去寻找它,然而大脑有通过直觉发现事物的独特能力。这赋予了人类发现并运用普遍原则的非凡能力。这是人类与我们所说的永恒的联系,他能够找到设计的绝对可靠性,这是宇宙永恒的一面。

我要说的是,人类的思维可能是拥有一个永不枯竭的再生宇宙的要求的一部分。正如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生命形式都是反熵的,减速并把能量收集到它们非常有序的生物分子中,人类的大脑看到了普遍的原则,收集了这些信息,发现了它的意义,并最终在很大程度上利用它。就在此时,人类开始能够理解和运用伟大的原则,并真正开始参与进化事件。他在宇宙中的功能是完成某些需要完成的排序,以保持它的整体完整性。他收集、整理和整理信息的能力比宇宙中任何其他这种能力都要强大。宇宙揭示这种能力的事实表明,人具有相当重要的功能。我们的经验也告诉我们,当宇宙有重要的功能需要完成时,它会提供这些功能的再生。人类不可能独自在自己的星球上获得新生。他生来就完全无助。尽管他拥有所有漂亮的装备和所有的感官,他还是无能为力。但我们发现,我们的星球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能量,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能量使我们在环境中获得完全的成功,并使我们自己获得自由,继续发挥我们的普遍作用。

这篇文章很棒,原文较长,推荐阅读原文

巴克敏斯特·富勒关于变革和成长的绝妙比喻

关于我们如何在“个人无力影响事件、改善甚至影响我们自己的福利,更不用说社会福利”的情况下生活,富勒给出了他的绝妙比喻:

有一次,当我想到一个小个子男人能做什么时,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再想想伊丽莎白女王:整艘船经过,然后是方向舵。在方向舵的边缘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叫做平衡片(trim tab)。这是一个微型舵。仅仅移动那个小小的平衡片就能产生一个低压来拉动方向舵。几乎不需要任何力。所以我说,个人可以是一个平衡片。社会认为它正对着你,完全离开了你。但是如果你在精神上做动态的事情,事实是你可以像那样伸出你的脚,整个国家都会改变。所以我说,“叫我平衡片”。

事实是,你做事情的压力很小,而不是站在另一边试图推动船头。你通过摆脱一点无聊的东西,摆脱那些不起作用的事情,直到你开始调整平衡片,这些事情才是真实的,从而建立起这种低压力。每次都能成功。这就是你要采取的大战略。所以我确信你对自己做的事情,仅仅是你自己做的一些小事情,都是有价值的。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平衡片,你必须从你自己开始,很快你就会感到压力很低,突然事情开始以一种美丽的方式工作。当然,它们只有在你面对真正伟大的完整时才会发生。

我的父亲: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教了我什么

富勒之女——阿萊格拉·富勒·斯奈德(Allegra Fuller Snyder) 美国舞蹈民族学家,编舞家,教授,也是专门研究舞蹈和文化的作家。她的研究重点是美洲原住民国家之间的舞蹈,特别是Yaqui,以及非洲和亚洲几个民族之间的舞蹈。她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舞蹈民族学荣誉教授。

Image

我父亲是个步行者。当他追求住在布鲁克林高地的我母亲时,他会从曼哈顿走下来,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进入布鲁克林高地,大约10英里的路程,去看望母亲,然后再回家。有一次,他告诉我,他刚结婚不久,有一次周末从海军休假,要走100英里去看我母亲。这是他最好的思考时间。他的思想与他的身体相连。

这是他身体和思想的结合。这就是舞蹈,正如我逐渐理解的那样。他凭直觉也建立了这种联系,所以他很容易理解和支持我对舞蹈的兴趣。我觉得自己的基本兴趣和他作品的核心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我看来,理解和接触我父亲的作品非常重要的,是思想的实体化(physicalization of ideas)。正是这种实体化推动了协同论(synergetics)或整体思维(holistic thinking),并为他对“建模宇宙”(modeling universe)的要求设定了标准。我不认为一个人能够真正面对巴克(Bucky)的工作,而不求助于自己经验的资源,以及用这些经验作为理解的基础。理解是一个体验式(experiential)的词,尤其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它的意义是实际地“站”在实体上接受一个想法,并在经验上支持这个概念。

Image

……

每一个行动的核心都是“特殊情况”(special case)的意义,这将导致一个普遍的原则。任何经验都将成为一个特殊的案例,通向更大的综合性。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意识到他是多么的敏感,哪怕是最微小的事情。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沙滩上的一颗鹅卵石、小路上的一根树枝或一朵花上。每一个都成为最大整体的踏脚石。他说:“人类的大脑能够理解并存储每一种感官报告的信息。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从存储库中重新调用经验。”(The human brain apprehends and stores each sense-reported bit of information regarding each special-case experience, Only special-case experiences are recallable from the memory bank.)

……

巴克(Bucky)在与观众交谈时会说,“凡是我所能给你的,我一定要凭经验来鉴别。” 作为一个演讲者,他最大的天赋之一就是让你体验他的思想(ideas),并把你和他的经验联系起来。“信息就是经验。经验就是信息。”然后,他继续探索经验的本质:

思考(Thinking)具有排他性。经验先于思考,具有内在的包容性。

经验是存在的(being)、自我的(self,)、与所有非自我共存的复杂意识。

重新体验意识就是重新认知(re-cognition)。重新认知会产生认同(identifications)。对自我节奏、心跳或其他身份的重新认知,会产生一个时间意识的矩阵连续体,在这个连续体上,就像空白的音乐线条一样,所有的观察都是由自身对非自身事件的观察叠加而成的。

经验本质上是不连续的、孤立的,每一种特殊的经验都代表了在特殊或有限尺寸调制实现中起作用的广义原理的综合体(complex of generalized principles)。

经验是有限的;它可以被储存、研究和指导;它可以通过有意识的努力转变为人类的优势。(这意味着)进化以有意识的、选择性地使用人类累积的经验为中心。

宇宙是所有经验的坐标积分。

当像巴克(Bucky)指出的那样,“在20世纪初,在对人类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处理地球人事务的物理技术(the physical technology of Earthians’ affairs)从一个由大脑感知的现实转变为一个仅由仪器感知的现实”,那么经验在哪里或如何继续成为画面的一部分?他的回答是隐形能力(invisibility)只能“被经验教育的头脑理解和处理”(understood and coped with only by experience-educated mind)。

—— Antennae to Experience: What Bucky Fuller Taught Me

最后

哈佛大学建筑学教授安托·皮肯(Antoine Picon)说,富勒的生平太过复杂,使得对其重要意义的界定充满了矛盾和争议。芝加哥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伊丽莎白·史密斯(Elizabeth A.T. Smith)写到,富勒对“创新实践”的影响“远超前人”,但是“要明确指出这个影响非常困难”。海斯和米勒在这本书的前言中写到,富勒“使我们看到了20世纪的困境和机遇”。富勒在1969年写道,“历史上第一次,乌托邦至少在物质上是可能实现的。”历史学家霍华德·西格尔(Howard Segal)在2009年写道,“把乌托邦从令人向往的地方变成令人畏惧的地方”。在这样的环境中,听到像富勒这样的智者说技术终究是一种促进和平的力量是令人欣慰的。

富勒去世后的几年里,世界对科技的信心逐渐消退。全球化和新兴的新自由主义共识伴随着环境危机、各种技术万能药的失败以及对官员和专家的不信任。我们现在才刚刚从这些更深层次的失望的阴影中走出来,进入新技术繁荣带来的明亮而令人困惑的光明之中。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从富勒的原则中可以得到某种安慰。相信技术是一种救赎,实际上是相信人类有能力使用它,而不是把它引向破坏性的目的。富勒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乐观主义者。他想,我们被赋予了智慧,所以我们在宇宙中占有特殊的位置。他写道:“大自然显然有意让人类成功”(Nature was clearly intent on making humans successful.)。这是典型的富勒悖论:他怀疑我们修补缺陷的能力,但他相信我们有能力开发出能够战胜缺陷的技术。

值得注意的是,富勒并不是第一个建造网格球顶的人,在1923年,一名叫瓦尔特·鲍尔斯费尔德(Walther Bauersfeld)的德国工程师曾为蔡司公司在德国修建了一座同样结构的Zeiss I 天文馆,也被认为是第一个源自二十面体的测地线穹顶,比富勒的设计早了26年。

如果想多了解富勒获得乐趣或灵感,可以多去谷歌关于他的资料,限于篇幅,我会在日后继续发掘关于富勒的思想文章。

结尾,赋诗一首,是富勒所做,没错,他还是个诗人

因此这将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人类发现自己直接面对着 经验本身 一个无可辩驳的先验的 智慧的预知未来的能力 伴随着内部驱动力 不断求索”

—富勒《不要再让“二手神”诞生》1968

少消费,多创造,会更快乐

我真正的幸运其实在于很早就领悟到快乐的真谛在于创造东西,而不是消费它们。我不对购买游艇飞机和昂贵的地产感兴趣,而是专注于我最享受的事情上 —— 创造一些(但愿是)为人类带来良善的社交平台。我将自己的大部分资金用于建设Telegram这个为人们提供免费服务且对完美有永续追求的产品。

我认为能给他人创造事物的能力最为有价值且回报最高。我觉得自己恰好通过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变得富有的一大原因就是金钱对我而言从来不是一个重要目标 ...... 我从不后悔于没有买那些有钱人喜欢买的东西。我唯一懊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把更多时间用于创造。

我们活在一个人类的创造性拥有无限可能的时代。我们可以发明机器人,编辑基因或者设计虚拟的世界… 如此多令人振奋的未知领域可以探索。我希望更多人能意识到为他人创造事物的愉悦。我也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这个物种可以离开这条由无穷的消费欲望铸就的自我毁灭之路,转而开启一段为我们自己和身边人建造一个更好世界的幸福旅程。

—— 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

Shane Parrish谈读书

财经博主Shane Parrish 每年阅读100多本书,他在《Speed Reading is Bullshit》一文中写到:速读是扯淡,只是快速翻页,自以为在学些什么。没有挑战、批判所读的东西,便没有与现有的知识建立联系。速读只能给你皮毛和自负,不如不读。

他给出的建议: 1.慢慢地阅读大量「好书」; 2.不断调试自己的「雷达」,对好书的要求狠一点; 3.处理掉绝大部分「新书」,都是旧观念的翻版,没有价值; 4.不要读别人都在读的东西。

教育对人的改变有多大?

一个人所能达到的高度是由四个方面决定的:家境、 天赋、机遇和个人努力,四者缺一不可 。家境是个人发展的起步,是出发点,是个人成就的下限;个人努力是发动机;天赋代表着发动机的好坏,是加速度;机遇不同就是高速路、 柏油路、山路和山中小路的区别。 以此为底,衍生: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In my younger and more vulnerable years my father gave me some advice that I've been turning over in my mind ever since.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he told m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最后,我不自量力,再来谈谈中国的高考,和,教育。

我以为,在当下中国,高考依然是中国保证一定的阶级流动性、避免阶级固化的最有效的手段;也是底层百姓向上跃升路线最为明晰、成功率也最高的一条路。我强烈不赞同中国搞美国式的那种推荐入学,包括前几年流行开的校长推荐入学。因为一旦开放推荐入学的口子,普通百姓没有资源,更没有钱能买到昂贵的教育资源,多数人会永世在自己的阶层徘徊下去。至于应试教育所谓的“高分低能”,基本上是个伪命题,即便是有一些个例,但是应试教育的一些早年无法克服的弊端,在当今信息产业极大发达的中国,也已经有了极大的缓解。要知道,00 后可是在 iPhone/Android 的陪伴下长大的,他们一个月获取的信息量,可能会超过上一辈同龄时一年所获取的信息量。

高考之后,我以为中国现今的高等教育质量还是配不上它的生源。假想一天,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的学生不再仰望牛津剑桥麻省斯坦福,而很多国家的顶尖学生要来中国留学,那又是怎样一种场景?有生之年,希望国家能够进一步开放私人办学;希望这个国家在经济已然发展起来后,能够多一些大国应有的自信,多一些“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霸气;从而少一些政治、文化、网络方面的管制,把民间的创造力更加充分地释放出来。

超级英雄为什么都喜欢戴面具?

作为伪装和遮蔽的面具,承载着掩饰自我内在人格的作用。同样,揭开面具,也意味着展露真相。谜语人想展露哥谭市和蝙蝠侠的真相,蝙蝠侠则想继续掩盖自己的真面目。在《感知·理知·自我认知》一书中,作者陈嘉映这样解读面具对于自我认知的作用:我们通常设想的是,我们社会上的人,总戴着一副伪装,一副面具,我们真实的自我藏在面具背后,揭开这副面具才能看到真实的自我,摘下面具,也就看到了真实的自我。可是谁知道呢,也许事情竟像尼采说的那样,摘下面具,后面是什么?——另一副面具。这话要表浅理解起来,意思似乎是说,根本没有真实自我这样一种东西,但也许我们可以有另一种理解:真实的自我不是像木乃伊一样是个现成的东西,把缠在外面的布条解开来,就看到真实的自我了。

不用上发条的挂钟

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物理学系的大厅里面,有一个古老的机械挂钟。它由一个著名制表师在1864年制造。

当年制造时,制表师说,这个钟永运不必(手动)上发条。他没有说谎,这个钟至今还在走,100多年来没有人为它上过发条。

这个钟的原理是,内部有一个密封的玻璃盒,里面是28升空气。当温度或大气压发生变化,只要当天的温度变化超过 3.3°C,盒子里面的空气就会膨胀或收缩,从而拉动一个1磅的砝码1英寸的距离,为这个钟上发条。

Image

视频: 唠唠苹果M1 Ultra:半导体新时代!

点击链接直接打开:为 17 个网站跳过链接中转页面

链接:Greasyfork:https://kutt.appinn.net/uq9vp4

抖珍藏 下载抖音下所有收藏的视频

抖珍藏 - 下载你抖音点赞和关注的视频

免费领取百度爱企查2年会员

领取第一年:aqc1.qqkami.com 领取第二年:aqc2.qqkami.com 一共可以领取两年,平时工作有时候会用到,真不错

隔离食用手册

https://cook.yunyoujun.cn/ image.png

很有趣的食谱

最近听的播客:

PS:

这个月事情比较多,整理后会对往期和下一期进行整理。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