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通讯 No.68

大众不会容忍学者躲在专业名词背后,用复杂的表达重复常识

项飙:大众不会容忍学者躲在专业名词背后,用复杂的表达重复常识

“承认”意味着接受他者以他者自己的方式的存在。只有认可了他者作为平等的存在,自我的存在才能够被“唤起”。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在更经验的层面上论述了人们如何承认他人、确立自我意识的过程。他设想这是一个充满冲突的过程,但是达成彼此间的互相承认又是结束人和人之间争斗的唯一保证。

现在的学术发表,是为了另外一种承认,即来自体制权威的认可。发表,不是为了陈述自己有限但是独到的见解,而是要向体制证明自己可以达到主流的要求,有模仿他人的能力。发表不是为了参与辩论、分析实际问题,而是为了保证自己在学术体制内的生存,为了维护这个体系。这样的承认,或许可以称之为“阿尔都塞式的承认”。

学者们不觉得自己在发挥创造力,而是相反,要刻意遏制自由和发挥,以尽快尽多地按要求出“成果”。发表不是思考探索的自然结果,而是在思考探索之前就锁定的目标;思考的过程不是从材料里寻常新的想法,而是把材料组合成可以发表的样式。学者不能向别人甚至不能向自己说明,这工作究竟有什么意义。学术工作成为典型的“异化”劳动。

学刊不再是同仁之间分享研究、互相学习的俱乐部,而是要对学者分出三六九等的淘汰赛。为了交流的发表是要促进平等的辩论,为了承认的发表是要进行等级的分化。这并不意味着一切纵向分化都是不合理的。在理想的工作状态下,我们也会对研究成果进行自觉不自觉地分等:有的工作是凝聚了更多劳动、做出了更大贡献的,有的研究做出了局部性的补充,价值相对有限的。但是我们需要区别两种等级,即“宽—细”的等级和“高—低”的等级。现在的问题是后一种等级取代了前一种。

我们怎么办?

(一)建立“一起展开”的小群体(建立小圈子的唯一标准是愿意思考和“聊得来”。所谓“聊得来”,就是能够进入彼此的思维过程。)

(二)拿心说话,不以言断人

(三)小步慢走,创新是风格而不是目标(假装创新,累己害人。小步慢走,放下创新压力,尽量用日常语言把自己能够说清楚的问题说清楚,这就可以做出重要的贡献。)

(四)尝试新的发表和交流方式(大众要求学者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做出系统的分析,他们不会容忍学者躲在专业名词背后,用复杂的表达重复常识。)

新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变形记

在过去十年间,“新封建主义”已经出现,它与极端的不平等、普遍的不稳定、垄断权力的巨头以及国家层面的变化等趋势息息相关。保守派地理学家乔尔·科特金(Joel Kotkin)借鉴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的全球自动化经济会带来永久的极端不平等这一观点,设想了美国发展出大规模农奴制度的未来。没有财产的下层阶级将通过从事诸如私人助理、培训师、儿童保育员、厨师、清洁工等职业,满足高收入者的需求而生存下来。避免这种新封建主义噩梦的唯一方法是开放补贴和解除对高就业率行业的管制——正是建筑业、房地产业;石油、天然气和汽车;和综合农业企业的影响让劳动者拥有郊区的房子和开放的道路。不同于农奴制的幽灵干扰着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对社会主义的攻击,科特金将敌人置于资本主义内部。高科技、金融业和全球化正在创造“一种新的社会秩序,相较于混乱的工业资本主义,它在某些方面更类似于封建结构,对流动性造成了无法消除的障碍。”在这个自由意志主义者兼保守主义者的想象中,封建主义占据了原先由共产主义占据的敌人位置。对于中央集中化和私有财产的威胁是不变的意识形态要素。

那些最流行的左派思想是肯定而不是反对新封建主义的。地方主义鼓励了对用户和劳动者的捆绑、技术和平台方法强化了层级不平等、市政主义肯定了城乡划分。对地球上一半的城市居民(包括82%的北美人和74%的欧洲人)来说,依赖于农民经济来获取好的生活是可行的;而对因气候变化、战争和商业土地盗窃而流离失所的数百万人来说,这样的做法也是可行的。事实上,许多居住在内陆地区的人面临着政治、文化、经济和气候的问题,他们无法通过农业工作生存下来。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种站不住脚的生存主义做法,它所承诺的仅够让那些住在内地的人继续生存下去,勉强够让城市的租房者给房东上缴租金。现在,灾难论成了一种时髦的消极态度,它诋毁希望和努力,好像接下来的几百年都不重要似的。

正如资本主义下的封建关系一样,资本主义的生产和剥削关系在新封建主义下仍然存在。但不同之处在于,非资本主义的生产维度——征用、支配和武力——已经变得更加强大,以至于假设劳动者和资本家在劳动力市场上平等而自由地相遇(即使作为一种管理上的假设)已经不再有意义。这意味着租金和债务在财富积累上比利润更重要,工作本身越来越超过工资关系。当资本主义全球化之后,它利用自我转化,通过数字网络和大量的个性化媒体生成,来封闭或挖掘人类生活的特征。这种自我蚕食带来了新的领主和农奴、为平台拥有者创造了巨大的财富、造成了社会的极端不平等,并通过迫使许多人在内陆滞留和挣扎,以确保这种不平等的分裂主权得以延续。


出自洛杉矶书评 作者为乔蒂·狄恩(Jodi Dean)教授。

女權人物bell hooks:個人和權力被放得越來越大,而她是一個小寫的人

“女权主义是一场结束性别主义(sexism)、性别剥削和压迫的运动。”bell hooks是这样定义女权主义的。所以在她看来,女权主义不是“公平”的追求特权的平等,也不是厌恶某一种群体,而是与产生制度性压迫和歧视的体制抗争的运动。她所倡导的革命式女权(revolutionary feminism)不仅要终结性别主义,也要终结种族主义、阶级特权和帝国主义。也正因如此,hooks大声批判一切不反思自己的中心性和优越性的运动。

Hooks对爱的定义是:“对于个人和他人灵性的成长意愿”。这样的定义可以把爱和关注(cathecting)区别开来,也意味着这样的爱不是没有疼痛的,而是一段追求自我和解与让社会更公平的过程。“没有公平,就没有爱”。在仰慕名利和中心、唾弃弱者和边缘的资本主义、父权、种族主义的社会中长大的我们本就注定在不断的自我怀疑和否定中残缺,而所谓灵性的成长正是一种慢长而反复的治愈之旅。

关于我们为什么要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70岁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已成了一个疲惫不堪的老人,天天收到众多读者与仰慕之士的来信,甚至赢得了他的敌人的尊敬。《卡拉马佐夫兄弟》出版一年后,陀思妥耶夫斯基去世。多年后,他的妻子回忆,他的丈夫如何坚持爬上四层楼梯,参加一个定期的文学聚会,他会累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仅为填补上他那永不知足的骄傲:他一进门整个会场就变得鸦雀无声了。尽管由肝病引起的黄疸时不时会爆发,但陀思妥耶夫斯基仍拒绝放弃写作的快乐,他会写到黎明,然后,抽一支烟、喝一杯茶。”

引用黑塞的一段话,来重新认识一下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们之必须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只是在我们遭受痛苦不幸,而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又趋于极限之时,只是在我们感到整个生活有如一个火烧火燎、疼痛难忍的伤口之时,只是在我们充满绝望、经历无可慰藉的死亡之时。当我们孤独苦闷,麻木不仁地面对生活时,当我们不再能理解生活那疯狂而美丽的残酷,并对生活一无所求时,我们就会敞开心扉去聆听这位惊世骇俗、才华横溢的诗人的音乐。这样,我们就不再是旁观者,不再是欣赏者和评判者,而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所有受苦爱难者共命运的兄弟,我们承受他们的苦难,并与他们一道着魔般地、駸駸乎投身于生活的旋涡,投身于死亡的永恒碾盘。只有当我们体验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令人恐惧的常常像地狱般的世界的奇妙意义,我们才能听到他的音乐和飘荡在音乐中的安慰和爱……”

钱民辉|近代中国社会变迁与职业教育思潮

严复:

严复在对当时流行的实业教育进行反思与批判的基础上,以确定实业教育概念来提出自己的实业教育理论。“是故无铁路,则通商惠工为空谈”,他主张在国家引导下,以商办为正宗,发展中国路矿业。同时兴办中国的军事工业以自保,兴办农业以支持工业发展,达到富强的目的,兴办新式教育,达到培养实业人才之目的。但是,目前中国不存在类似西方的面向社会实业需要的教育。 严复对于实业教育的论述,重点阐明的是:能促进社会发展的,是以科学实证知识为灵魂的教育,是机器的发明与使用为核心的近代实业,而不是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那种黄老之学和孔孟之道。这种思想是基于他对中国实业及教育的历史与现状的考察,以及对西方工业革命的历史脉络的正确把握而得出的正确结论。

蔡元培:

在借鉴西方各国近代教育改革经验,进行融合创造之时,蔡元培认为(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应当遵循三条原则,即道德先行,学术并进,知能结合

黄炎培:

黄炎培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本土职业教育理论,树立了本土教育现代化的丰碑。首先,他提出“谋个性之发展、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国家及世界增进生产力之准备”的职业教育目的观,并以此提炼为“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的教育目的论。其次,“社会化”、“科学化”的职业教育办学方针。黄炎培强调职业教育的社会化,这是因为他看到职业教育与社会生活有着紧密的联系,时刻受到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和制约。

陶行知:

陶行知认为“职业教育之所在,即职业教育主义之所在”,即从职业教育的功能作用着眼来赋予职业教育的理论根据,他认为“职业以生利为作用,故职业教育应以生利为主义”,所谓生利就是创造物质财富或增加社会价值,分两类,一是如农产谷,工制器一样生有利之物,二是如商通有无,医生治病一样生有利之事。

邹韬奋:

邹韬奋提出无论何种职业学校必须以实用为原则。职业训练讲求实用,职业学校以实用为贵,即使小学校职业陶冶也讲究实用。从教学方法来看,任何有效率的职业训练都必须养成三种习惯:职业学校的训练环境一定要与学生毕业后所处环境相近,所用工具机械、材料、产品等都应尽量接近;职业训练方法应汰旧用新,目的是提高工作效率,如果工厂已使用新机械,而学校却用旧机械教授,则学生所学之法必不能适用,当然更谈不上实效;在上述两者基础上,职业学校训练学生的思想习惯与预备从事的职业要求适应。由此,他要求职业学校指导教师必须先形成适应工作环境的习惯,如果教师仅有书本知识,而无实际经验,则学生所学将来也不适用。

卡车司机吃播观察:一人一车的日子里,吃得带劲,活得不易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还指出,卡车司机的劳动是复杂的,与大家认为的卡车司机通常是纯体力劳动不同,卡车司机包含着多重的情感劳动,这既包括行车时高度紧张的情绪也含有过程中经历的复杂情绪,前者指向赶路时的精神紧张和全神贯注,司机不仅要安全行车,也得时时关注路况、天气、前后车辆的情况,晚上8点以后继续开车赶路也相当普遍。此外,他们还须向内消化孤独、焦虑和小刚提到的委屈情绪。书中提到,司机在路上遇到执法者,例如交警缆车、路政罚款,为了尽可能少罚或者不罚,都需要说好话求情,还要与服务区的保安维护好关系,才方便睡个安稳觉。以上提到的种种情感劳动使得司机在劳动过程中不断地将自己的棱角磨平,成为原子化的、标准化的驾驶卡车的劳动者。也有司机师傅干脆用“忍得了气”来形容自己的工作,这或许正是小刚在视频中讲起卡车生活欲言又止的原因。

真正的强迫症

强迫症不是:

  • “我爱整洁。”
  • “我看不得脏乱。”
  • “我总是再查一遍,确认门窗已经锁上。”
  • “我总是按颜色来整理衣服。”
  • “我的书桌必须保持在一个我满意的状态上。”
  • “我随身携带洗手液。”
  • “按颜色来整理的书柜真是太让我喜欢了!”
  • “我常常洗手。”
  • “我总是保持整洁。”

强迫症是:

  • “我必须再洗一次手,否则我就会得新冠,传染给我的妻子,她会死的...”
  • “我必须离我孩子远远的,否则我会失去控制,把我孩子摇伤的...”
  • “我不能切洋葱,我会拿刀刺伤我爸爸的...”
  • “我居然说我表妹很漂亮?我几个意思?我是不是对她有肖想?”
  • “我会不会开车的时候把全家带下悬崖,车毁人亡?”
  • “我是不是心理变态?为什么我有这么多可怕的想法?”

大多数人误以为的强迫症症状,和真实的强迫症症状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这些误解阻碍了强迫症患者了解自己的病情,并使说出自己真实病情的患者遭受污名。

Windows 系统关于用户和权限的逻辑是怎样的?

这篇文章不错,推荐阅读

为什么高铁上每个人都很安静,而火车上的人却叽叽喳喳

高铁载的是诗与远方 无需多言 前路自有光芒 火车带的是思念与家乡 千言万语 不过相思一场

图片:Spotify前PM:本质上,音乐不是社交产品,而是反社交的。

LXxgRy.png

图片:讽刺自媒体

LXxV3X.jpg

PANTONE 公布 2022 年度流行色「Very Peri 长春花蓝」

LXxu8E.jpg

深色系酷炫桌面打造实录

看看我的桌面 LXxoQi.jpg

OPPO Find N折叠屏手机详细评测,7699元起

132.6x73x15.9mm,275g重,黑白紫3色 外屏京东方5.49英寸60Hz 1972988 (18:9),中置打孔单曲屏,康宁七代大猩猩玻璃 内屏7.1英寸120Hz LTPO 19201792 (9.6:9),三星E5材质的左上打孔折叠屏,峰值1000nit,1-120Hz自适应刷新率 “水滴型”铰链,支持多角度悬停,肖特UTG玻璃,20万次折叠 骁龙888+4500mAh+33W快充+15W无线充 内外前置都是3200W,IM615,0.8μm,F2.4 主摄5000W,IMX766,1/1.56英寸,F1.8+OIS,6P镜头 超广角1600W,IMX481,1/3.09英寸,123度,F2.2,5P镜头 2倍长焦1300W,S5K3M5,1/3.4英寸,F2.4,5P镜头 底部对称双扬,X轴马达 8+256版7699元,12+512版8999元


评:意外的是这款手机竟由OPPO发出,除了系统,也没短板了

微信文件助手网页版上线

评:貌似不支持多选啊

YouTube Pteryx 2021年173部混剪

三言两语


时常在想,如果人类处于三维空间,蚂蚁处于二维空间的话,我们在蚂蚁认知的世界里会留下痕迹,可能在蚂蚁眼中的世界里是一种超自然现象。那么是否可以想象的是更高维度也会在三维空间留下痕迹呢?是否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可以有一个新的思路。

Some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