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教授:我们的价值观,狭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中国,人们即使信佛,也往往是怀着某种相当具体的功利的目的来求神拜佛的。一个结婚几年没有生儿子的中国人去观世音象前烧几柱香,与其说是出于对超然世界的追求,不如说是一种对神灵的贿赂,体现的恰恰是最功利的态度。一个缺乏彼岸观念的国度里,讲求实惠、注重于现世的生活,务实而少幻想,便成为我们中国人的民族性品格。如今又处于一个商品世俗化成为潮流的时代,那么,走向全民性的物质财富的追求也就自然而然了。

孔子从来对超功利的艺术与精神领域的追求看得远比物质上的收获更重要,他说过“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他还意识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在他看来,贵在自得之乐,一个人的追求才具有真正的动力。他对音乐的热爱可以使他“三月不知肉味”的地步。在《论语》中,人们可以找到这方面的许多言论。
另一方面,孔子对“道”的追求又并没有使他成为禁欲主义者,他从来没有单纯地拒绝过物质上的享受。他并没有像后世的佛教徒那样,一般意义上反对“富且贵”。他只是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无宁说,他主张在现世生活中,在追求崇高的超越性的“道”同时,仍然保持着一种有节制的世俗物质生活。这是一种相当乐观的、积极向上的、既有精神追求又有物质享受的人生图画。一个以原典意义上的儒家作为安身立命的基础的君子,他希求的是在精神与物质方面达到的平衡和谐状态。

有没有这种多元化的生活态度与人生哲学,有没有对生活本身的富于诗情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我们生活方式的丰度与深度,决定这个民族对人类的文明是否能提供更多的具有原创性的东西。决定我们的生命有没有一种立体感,一个终日在手机和电脑旁的看“会动的图画”的两脚动物是不会有原创性的。

我们当代很多人至少在理论上对价值多元化还是肯定的,但这也许主要还是受惠于西方文化中的那些“超越性价值”的影响与启发,而不是来源于对自己文化中被我们已经遗忘了的文化基因的回归。希腊文化中的普罗米修斯,西方人的那种“无止境的追求”的浮士德精神,爱因斯坦推崇的“热爱是最好的老师”以及那种“孩子般的”“对宇宙秩序超功利的好奇心”,约翰克利斯朵夫式的英雄主义,美国小说中的海鸥乔纳森利文斯顿,对“飞得尽善尽美就是天堂”的那种人生理解,都曾在不同时期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以超越功利的审美主义与浪漫主义的人生启示。


说实话,其实我对萧教授研究的理论某些方面不是很认同,但这篇文章我觉得看一看还是有不少启发的。

科学和伪科学 ——@王垠

不只是医学,整个现代科学界都充满了此类现象。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 AI,相对论,Higgs boson,很多其它医学理论。看似“科学”,而其实实验方法蹊跷,难以复现验证,数据模糊,标准错误,或者使用大量的计算来进行,让别人搞不清里面的逻辑,甚至看不到实际效果,却被认为是“已经证实”,被叫做“科学”。“宇宙大爆炸”(Big Bang Theory)一类的理论就更加接近玄学,尽说一些多少亿年前和多少亿年后的事情,无法验证,却没人叫它“伪科学”。

程序员都知道,一个程序或者芯片的逻辑,并不是你把它的内部结构打开(解剖),去看每一行代码每一条线路,就能看明白的。程序或者芯片的逻辑可以隐藏很深,相距很远,看似无关的代码之间,通过一系列的时序逻辑关联,在实际运行时会产生相互作用。
片面的相信解剖和仪器,就像打开别人写的源代码,看到一行行的代码,而没有看到它们深层的逻辑关系。如何才能看到深层的逻辑关系呢?只有拿实际的输入去试探,看看对于不同的输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这就是中医经络学的思路,这种方法其实是科学的。盲目相信解剖和仪器,才是片面和肤浅的,缺乏科学方法素养。

现在的很多所谓“科学”,其实应该被叫做“伪科学”,而被叫做“伪科学”的东西,却可能是真有效的。当然,也有一部分“伪科学”真的就是伪科学,是用来骗钱的,所以要小心,不要因为一个人批判那些科学里的伪科学,就盲目地相信他搞的就是真正的科学。另外,应该对“科学的证据”(scientific evidence)一词提高警惕,因为它现在经常被用于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真正的科学仍然是值得尊敬和追求的,只是“科学”一词已经被严重歪曲了。在我的头脑里,科学已经被正名,它不再受权威和媒体操纵。不因为别人说这是“科学”而简单的相信它,不因为别人说这是“伪科学”而盲目的否定它。一切都应该自己去实践,因为实践出真知。

集体主义算不算道德绑架?

“个人”是现代社会高度发达的结果,而非前提。自由主义者往往标榜个人的绝对优先地位,认为个体是现代生活的前提,而集体主义是对人自由意志的强奸,但是实际上这只是一种“遗忘历史”的意识形态。抽象的来说:任何简单要素都指示着背后的复杂总体的先在性。

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也提到,主体性是现代最伟大的产物。但是这不是说,我们要对“集体”感恩戴德,要支持集体的一切决定,那不叫“集体主义”而是“极权主义”。我们在此要揭示的是,无论是否承认,“只有在发达的集体里才有资格成为个人”是一个绝对的事实,是当代人的真实生存状况。

成为你是什么感觉?

大脑的两个半球由胼胝体连接,胼胝体是一种“C”形神经纤维束。胼胝体包含约3亿~8亿条纤维,连接两个半球拓扑结构相似的区域。然而,只有2%的大脑皮层神经元受这条神经纤维束的束缚。更重要的是,许多连接的主要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抑制——换句话说,是为了阻止另一个半球的干扰。
如果你百思不得其解,直截了当地说,这意味着左右半球互不交流(如果你是专业的认知科学家、神经学家、外科医生或任何阅读过大量有关这一主题的文献的人,请注意这是一种过度简化的说法,并不带有任何诽谤意味)。

我们通常认为这些思想是由我们创造的,但借用佛教的传统说法,自我也是一种思想建构。任何尝试过冥想的人都会知道,你专注于呼吸的那一刻,就会“看见”你的思想。它是你所见过的最漫无边际、最混乱、最针锋相对、最无礼、最难以容忍的人。这就像你脑子里有一个永不会闭嘴的疯子室友,但你却无法控制它。
那么这个想法的来源是什么呢?再次提出我那个有争议的论点,我认为你头脑中的一个人/人格以一种准弗洛伊德的方式存在,不曾完全控制你的意识和思想。不过,这些想法确实得到了关注。这可以解释多重人格障碍,即一个人拥有多个人格的精神障碍。不知何故,那些无意识中的人格(原谅我这么写)也占据了统治地位。因此,当像菲尼亚斯·盖奇遭遇的那样不幸的事件发生时,大脑中接管受损区域工作的那部分脑区也带来了它的一系列人格,这些人格成为了我们意识的中心或主导了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在类似事件发生之前,人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没了滤镜的伦敦,原来真实面目是这样的

第一个提出将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分清楚的人是英国哲学家休谟。事实上,英国哲学对于英国国民性的塑造从上至下,贯彻始终。
追溯到启蒙思想与人文主义在欧洲的发展早期,其最为标榜的就是理性。而英国人严格依循理性原则为判断失误的出发点,在英国人看来,公平是衡量事物的尺度,凡事都要分清对错。
对于英国人来说,“费厄泼赖”(fair play,公平竞争)精神贯穿于整个英国社会。公平对于英国人来说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们的一切行为、观念和结果都以公平为起点和重点。
作为经验主义哲学的发源地,英国人更倾向于从社会实践中汲取营养,一切以现实结果为导向,他们更相信自己所见之物。也正因为他们对于实践的激情,英国成为一众改变世界的探险家的故乡。
和德国人擅长的抽象思维截然不同,英国人以实践为基础进行严谨的逻辑推理,对夸张、梦幻、跳跃式的演绎阐释无动于衷。

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这样评价英国人:“你们批评英国人做事,觉得没有一件事怎样的好,也没有一件事怎样的坏;英国人做事总能找出对应的‘主义’。他要打你的时候,就提倡他的爱国主义;抢你的时候,就提出公事公办的原则;他想奴役你,便灌输你帝国主义的大道理;他拥护国王,有忠君爱国的主义,可是他要砍掉国王的头,又拿出共和主义。”

《2021国产青年睡前玩手机报告》:不睡觉的年轻人都在刷什么

总体来看,绝大多数的受访者在睡前最后一件事都是玩手机,超过六成的年轻人会因为玩手机而拖延入睡的时间。
大家睡前离不开手机的原因,指向这代年轻人的时代病症。“白天都没有自己的时间,只有晚上才属于自己”背后,年轻人普遍过着一种觉得“白天无意义”的生活。早上 8 点起床,8 点半出门,10 点才到公司,晚上常规加班到 9 点,回到家基本是深夜,养猫养狗都不敢,怕自己都养不好,也没有伴侣,除了睡前玩会手机,已经感受不到生活的意义。
美国当代著名艺术史家乔纳森·克拉里在《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一书中指出,在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24/7机制下,人们被裹挟着不停运转,处于永不停歇的生产与消费中,导致注意力涣散、感知力受损,最终摧毁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于是,让渡自己的睡眠权利,来换取比想象中更好的“一天”。无论是为了和亲人/朋友/恋爱对象聊天而熬夜,为了多享受一会儿游戏/短视频带来的即时刺激而熬夜,还是为了工作/提升自我来换取一个更好的未来而熬夜,这种取舍的背后都存在一种价值判断,即在做选择的时刻,我们愿意用不睡觉的代价,来换取“意义”和“控制感”。
或许正如贾樟柯在《贾想》中所说:“我记得我在十七八岁念书的时候,晚上老不睡觉,总期待第二天的到来,总觉得天亮了就会有新的改变,就会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这种情绪一直伴随着我,和我有差不多生命体验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受。”

特朗普主義在拜登時代的延續:文化戰爭,兩個美國之戰

为什么讨论“美国价值”和“美国身份”真正意味着什么、最被今天的哪一方代表,是一件足够重要的事情?因为当细看过美国选民的价值取向分布后,不难看出,其中明确认同保守派维护白人主流地位的身份政治的,只占了较小的一部分。而一大部分人之所以拥有被保守派的宣传所吸引的可能,是因为会本能地、习惯性地庆祝星条旗、独立日、历史纪念碑等等“美国符号”,认为它们是自己身份中值得高光和骄傲的一部分;这个时候,保守派不断重复和强化自己是站出来“守护”这些符号的一方,而为边缘群体发声的进步主义者则仇恨这一切时,无意中为白人身份政治侵蚀民主而助力。

我是一名【普信男】_哔哩哔哩_bilibili

「“普信男”出圈引发争议,抛开立场不谈,只是从语言的角度,我担心它正在引发原有词性产生偏差。普通本来是一个中性词,自信是一个明显的褒义词。结合相关语境被带向了贬义的方向,普通和自信至此被污名化了。试想以后当我们说“我们都是普通人”“你蛮自信的”,这两句话的情感色彩就与以往不再相同。按照原本的词义来理解“普通且自信”这彰显了普通人应该有的乐观的人生态度和积极的精神状态,这挺好的一个意思嘛。我认为杨笠讲的时候没有问题,这是一种语言的陌生化,表达一些词汇原来没有的意思,所谓话里有话,形成一种默契的理解,为了节目效果嘛没任何问题。可是成天把这个词挂在嘴边的话就不合适了,明明汉语不乏高级词汇,完全能够找到现有的很符合语境的词汇替代,不必总是污名化这两个词。“普通且自信”无非是想说“平庸之辈还自以为是”嘛,用“平庸且自大”替代应该更为恰当吧。前两天都在发“停止伞兵污名化”,我们应该理解个中缘由吧。我热爱我使用的语言,我不想看到越来越多“普普通通”的词汇都变脏,“自信”也不能大大方方地说出口,语言越来越恶俗化,戾气越来越重,每个词都被幻化出攻击性,成为某些人宣泄垃圾情绪的工具。」—— 心有灯盏路自明

先买后付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目前使用先买后付服务的主力军,主要是申请不到信用卡的年轻人:他们的年龄介于18到24岁之间。由于没啥收入,也没有信用积分,因此很难申请到信用卡,或者即使申请到,其信用额度也十分有限。年轻人更有冲动型消费的欲望,面对网购的各种诱惑,无法控制自己不成为“剁手族”。这同时也意味着,先买后付消费者群体平均的信用风险,要显著高于信用卡用户。因此提供先买后付的金融服务商,更像是在刀尖上跳舞。

先买后付作为一个增长快速的细分行业,吸引了大量的资本投资,产生了一些独角兽。然而,该行业也有相当大的经营风险,其中的公司股价消化了对未来非常高的期望。一旦该期望得不到落实,那么股价就有下跌的可能。

1985年《花花公子》采访乔布斯

《花花公子》的记者在这篇采访中,谈及了以下问题:

-乔布斯的财富和财富观
-计算机普及的可能性
-Macintosh计算机的开发以及新特性,包括鼠标的应用是否比键盘更高效等
-苹果公司的危机
-Lisa和Apple III产品的失败
-乔布斯所面临的权力斗争
-乔布斯对苹果公司的愿景和价值观的解读
-苹果与IBM的市场与路线之争
-乔布斯的童年与硅谷,以及在惠普打暑期工
-与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的相识以及恶作剧
-第一份工作
-在印度的经历
-最初的苹果电脑Apple I是怎么造出来的
-苹果计算机业务的起步和腾飞
-当时计算机市场的主要竞争者
-对日本公司的看法(在80年代日本电子行业如日中天的情况下判断了他们的失败命运,35年后事 实证明了他的惊人判断)
-苹果计算机的教育市场
-乔布斯及同代人改变世界的初心与选择经商或从政的探讨
-乔布斯眼中的美国社会危机
-苹果电脑被军方用于核武器控制
-对技术未来的展望(很多今天已经实现了并正应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
-对人生的未来展望(乔布斯展现了超越年龄的洒脱以及禅意)
-乔布斯的财富以及财富观
-对技术未来的展望

Notion 风格头像的在线工具

Notion Avatar Ma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