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的形象

列宁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的焦点在于整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化。工业文明本身并不依靠具态的个体,而要让人类的生活遵从于工业文明的逻辑和动态,就意味着将他们无产阶级化。马克思就曾描述这种动态是受到了介于生产力水平和生产关系本质之间冲突的触发;而且,这两个因素都是“客观的”,即,不受人类的意志和欲望的影响。然而,个体可以通过加速或减慢来参与这些过程。如果个体被无产化,即,如果他们被纳入了工业生产的一部分,那么他们就会加速进程。如果他们通过低效的方式浪费自己的能量,就会对进程减速。从这个意义上说,资产阶级最初是进步的阶级,后来变成了阻碍工业化进程发展的反动阶级,因为资产阶级开始在模仿贵族的生活方式上花费了太多的精力、时间和能量。列宁和整个布尔什维克政党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致力于将国家的人力资源全部都纳入生产过程。这种民众的全面无产阶级化,旨在最终导向经济不平等的锐减,以及阶级冲突的消除——也就是,导向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最重要的是,在这种社会中将不再有竞争,因为竞争会导致能源的无谓浪费:失败者会从经济体系中被淘汰出去,而他们的力量则在生产过程中流失。团结应该取代竞争:将民众的全部力量都汇聚起来,尽一切努力去实现一个单一的、共同的计划。

去语境化/去灵晕化,也被成功地应用到列宁的形象上。然而,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种做法是完全成功的? 终极地来看,并不是。问题是,它仍然被限制在苏联的空间里。苏联时期的列宁标准像具有强大的苏联式的灵晕:它们被用来标记苏联社会中的时间与地点也并非偶然。历史对列宁的形象进行灵晕化,因为在苏联的统治结束后,这些形象最终获得了它们历史性的时间与地点。确实,列宁形象的灵晕化主要是因为它们的毁灭发生在后苏联时代。顺带一提,这种对列宁形象的破坏在对斯大林形象进行破坏时再度出现了,这种破坏在赫鲁晓夫的时代被实行得更加的自上而下且有效。

无知是灾难性的:论美国伊斯兰研究的发展(上)

伊斯兰研究作为宗教研究的处境并不好,虽然与印度和远东的宗教相比,伊斯兰与基督教的西方共享更多共同的历史,但或正因这种相似性,伊斯兰研究甚至比不上印度教研究、佛教研究或中国其他宗教研究。无论是在穆斯林统治下的西班牙,还是其他穆斯林治下的文化,都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综合。在伊斯兰的土地上,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和平共处了数个世纪,共同创造了一个璀璨的文明。然而,人们对此都或多或少地避而不谈。几乎没人会提及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的传统。在忘记了亚伯拉罕系一神教的现实中,为支持转瞬即逝的政治目标,大多数学者反倒把犹太教-基督教的遗产,和伊斯兰的遗产对立起来。

鉴于各种专家和专业知识在美国对外决策上的重要性,本文作者赛义德·侯赛因·纳斯尔从美国的伊斯兰研究的发展角度入手,细致分析了其中的缺陷和问题,并由此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正如其所说:“美国伊斯兰研究的未来,不止关乎理论界和学界。伊斯兰世界和美国的未来,都取决于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认识或无知。美国大众媒体中对伊斯兰形象的惊人歪曲,与之相辅相成的,则是所谓专家对伊斯兰的多个面向的理解的匮乏,影响数百万人性命的决策恰恰就建立在这些专家的观点之上。” 本文为上篇,主要分析的是当下的局限,下篇中更多指出的是解决之道。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会认同他的建议,但作为一位伊朗裔并在美国长年工作、观察、思考的伊斯兰研究者,纳斯尔的总结无疑为我们理解美国对阿富汗——乃至对中东、中亚、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穆斯林社会——都有所助益。

推行 996 工作制的心态,可以追溯到制造业时代。一家服装厂提高产量的最简单方法是什么?就是让你的工人加班。

不幸的是,这不适用于科技公司,程序员在一段代码上花费更多时间,并不意味着写出更好的代码。事实上,处理错误的最佳方法通常是休息一下,然后回来重新阅读代码,你会更容易发现错误。
Hacker News 读者 ,评论中国最高法院判定 996 工作制违法

高刷新率「姗姗来迟」,它如何才能让你的新 iPhone 更香?

LTPO11 的器件结构综合了 IGZO 和 LTPS 技术,简单一点来形容的话,就是将部分的 LTPS 晶体管(TFT T3/4)管替换为 IGZO 晶体管,这就是 Samsung Display 的经典 LTPO 结构。通过合理利用 IGZO 的低漏电特性,延长了电信号在 TFT 晶体管中的维持时间,进而满足在低频刷新时的信号供给问题,变相解决了 LTPS OLED 的弱点。LTPS TFT 负责高分辨率以及高刷新率,IGZO TFT 负责稳定的低频显示,两者各司其职,但又在背板电路中相辅相成,一同实现了 LTPO TFT 技术。

LTPO 的节能并不是绝对的,LTPO 的节能仅体现在变频的使用环境中。 当用户在持续高频刷新率使用的情况下,如果面板采用同等级发光材料并达到相似的亮度,LTPO 的能耗是高于 LTPS 的。这主要源于 LTPO 的电路结构相比 LTPS 要复杂一些,最直观来看 LTPO 比 LTPS 起码多了一组控制驱动12,因此也会消耗更多的电力。

專訪以太坊創始人:用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可以構建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布特林有清晰的世界观。他所倡导的去中心化、抵御审查、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等涉及民主实践、互联网结构、商业与公益组织。他对世界的看法,令他知道自己该在什么社群之中,该连结什么,促成什么,该避免什么,也令他的影响力远超过了加密货币圈。用布特林自己的话说,“我的人生就是成为所有事物的桥梁。”他当然是以太坊社群中的领军人。以太坊基金会每年对外资助高达数千万美元,有些项目已经超出加密货币的领域。他的Twitter有 230 万粉丝。他参与“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理论的论述生产,也经常参与在公众政策与智库和其他意见领袖的讨论。
布特林相信,技术领域有两股不同的力量,一股科技力量会让强者更强、资源更向头部集中,而另一种科技力量也许可以让我们继续保有自由,匿名的自由,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他提到彼得·蒂尔(Peter Thiel,硅谷著名投资者与创业者)的论断,“人工智能是共产主义;加密技术是自由主义。”他也提到,也许未来并不是一种技术完败另一种技术,但数字生存着的人们,应该有选择的自由。

布特林:“De-Fi”(去中心化金融)确实是以太坊网络中,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应用。原因有很多。首先,在 De-Fi领域里做事情,因为有实际的经济利益,动力要大得多。其次,与互联网的其他运用相比,传统金融服务极为低效。例如,我现在人在新加坡,如果我发封电子邮件给一个在危地马拉的收件人,电子邮件会在几秒钟内到达。虽然,可能美国国家安全局也会将在几秒钟内收到一个复本,但至少收件人的邮件会秒达。如果是金融服务,特别是涉及到国际金融业务时,一笔钱从新加坡汇到危地马拉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加密货币自然而然会在金融业务中首先得到使用。

布特林:DAO 的微妙之处在于,它不是纯粹的金融,也不是纯粹的非金融。DAO 赖以存在的基础是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s)。几年前,它还仅仅是空洞的理论,但到今天,已经有很多成功通过 DAO 来组织的项目。
DAO 有意思的地方是,它让社区更容易觉得他们真正拥有项目,他们也是项目中的一部分,它更容易让每个人加入的第一天就为社区做贡献。

还下著离离的细雨

又是圣嘉肋近夜的晚钟
为谁燃点了一根银烛
你轻轻的掩门,走了
——〈弥撒〉

NAS指南丨不懂SMB、FTP、NFS协议?5000字教程,快速上手

一个包含信息、想法等的Reddit频道列表

点击查看

如何优雅地转发任意通知到 iPhone

这位博主用通知滤盒根据自定义规则,拦截指定通知的方法,将标题内容提取,再拼接到 Bark 的 URL 中,发送 Webhook 请求;即可优雅的实现自定消息转发。

将豆瓣变为学习管理工具

把豆瓣读书当作一种学习工具,很棒。

我的笔记系统和制卡流程演示

满用心的文章,推荐阅读。

中国有哪些风景优美适合自驾的公路?

独库公路
每周通讯 No.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