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ewsletter,分类

社交媒体时代的知识分子与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倾向的话,在中国思想传统中古已有之。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几千年前的精神外貌的一个延续而已。如果从春秋战国说起,最大的反智主义者是谁?是老子。老子是中国反智主义的鼻祖,他提出了最早的愚民政策:“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所以,从中国轴心文明一开始,反智主义就开始了。反智主义一定是伴随着知识的开始而开始,且同时并存的。所以,它不仅是一个现代性的现象,也是传统的现象。

对现代知识分子来说,应该如何面对知识专业主义和反智主义这两种潮流?我的看法是:知识分子需要从特殊走向普遍。从自己的专业立场出发,上升到普遍的维度来思考和回应复杂的现实世界。如果没有专业的知识作为依托,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发言和评论,那只是“知道分子”。知识分子在现代社会只有从特殊到普遍,才能走出知识专业主义和反智主义的悖论。

比较接近真理的理是公众讨论的结果,而非单向的等级性教化或者神谕。但,理是一种专门的技艺和能力,对大部分人来说,想获得这种能力比较有难度。很多年轻人处于这样一个焦虑和困惑的时代,特别是价值虚无主义的时代,希望有导师作为心灵的上帝为自己指明方向。在以前的讲座里,我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你认为应该怎么办”的问题,他希望的是听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然而,作为具有反思和批判性的知识分子,与传统的传教士不同,他的专长并非是给出现成的答案,而是通过说理,告诉你问题的复杂性、各种可能性的选项,他自己也是矛盾的、游移在多种合理性的冲突之间,因为他对各种现成的方案都保持警惕的距离,以怀疑的、反思的姿态去打量它们。这便与大众渴望真理、渴望确定性的需求产生了疏离。

戰術、人事與組織,塔利班的二十年進化

为何塔利班成员要重新拿起武器?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军和联军对塔利班成员和疑似成员的糟糕待遇是非常重要的原因。除了曝出各种各样的虐囚行为,政府军对村里人也常常以“塔利班”为由滥加逮捕,把很多人推向了塔利班。比如,加兹尼地区的一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告诉研究者:“在Dayak地区有一个村子,人们有共产主义背景,从俄国人入侵开始就没有支持过我们。但是警方袭击了村子,在一间清真寺殴打了那里的老人,逮捕了他们,说他们是塔利班。他们花了重金贿赂才被放出来。这件事之后村子给我们捎了信,对以前错误对待我们表示忏悔。”
更重要的一点是,联军和新的喀布尔政府在一开始完全不与塔利班成员和解。未来将会成为塔利班领袖的曼苏尔(Akhtar Mohammad Mansur)就在2002年的时候躲去了乡村,他一度想要隐姓埋名生活下去。但是联军不断搜查、抓捕塔利班成员。曼苏尔不可能成功躲避,于是又出来组织圣战。

虽然白沙瓦舒拉在2015年之后因为金援转移而弱化,但今天回头看,如今塔利班的很多制度和方向都和白沙瓦舒拉有所关联。比如,白沙瓦舒拉重视阿富汗东北地区的多民族状况。他们大量招募包括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土库曼人在内的非普什图人,也更愿意提拔基层指挥官。他们在行政架构里设置了专门处理NGO和公司事务的部门,用来吸引NGO和私人公司为他们的利益服务,比如向塔利班控制的村落提供饮水和基础设施。更值得一提的是,Giustozzi指出,白沙瓦舒拉设立了类似宪兵的军事行动部门(nizami massul)。这一部门的塔利班成员要求是受过教育,会识字,会撰写报告的。他们要通过政治审查,成功入职后先调动到基层撰写报告向上传递,之后慢慢成为白沙瓦舒拉在前线的传令者,根据白沙瓦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策划接受和贯彻指令。

塔利班如今并非一个集权的政治组织。这意味着内部有很多权力并非稳固。这几天来,我们看到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与和解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既要去卡塔尔会见巴拉达尔,也要在阿富汗国内见哈卡尼。这两次会见的人之间,在塔利班的架构下会有多少张力?此外,在接管政权的过程中显然会出现更多的利益和职位纠纷,面对这些,塔利班是否会开始转入内部斗争。一旦内部斗争再次开启,外在的政策,如妇女地位,教育问题,国际关系,是否会面对极大的不确定性?之前的承诺是否随时会被斗争撕碎?也许,掌握政权的时刻,才是塔利班真正开始自身“组织建设”探索的时刻。

扩展:塔利班接管喀布尔,阿富汗历史上为何总不得安宁?

入手试水:对马岛之魂 导演剪辑PS5版

IbvkRE.jpg
对马岛之魂这两天推出了导演剪辑版,其中包含对ps5手柄新特性的支持,新增的dlc壹歧岛等,因为我之前买的是ps4版光碟,这次只需要在线支付199元即可升级PS5导演剪辑版。
实际玩下来,画质确实没得说,人物和场景更加细腻,手柄反馈真的超级赞(比如骑马的震感和射箭的阻尼感),值得入手,唯一需要说明的是,这次导演剪辑版明显难度增加一些(即使你调为简单难度,也比ps4版难打一丢丢,且敌人血量明显增加)。

中國職場性騷擾維權困境

澎湃新闻2018年对“职场性骚扰”话题进行了 调查问卷106位受访者中,有87人次亲身经历过职场性骚扰,听同事或朋友讲述他们亲身经历的有40人次,对身边的性骚扰事件“略有耳闻”的在17人次。其中,在实施性骚扰的人中,被勾选最多的是领导、上级,比例高达65%,其次是同级同事(45%)、顾客或工作对象(27%)、业内的名流与前辈(17%),还有三人被下属骚扰过。

中国女权主义行动家吕频表示:性骚扰是资本主义的伴生物。资本主义社会需要劳动力,需要女性的劳动力,女性借此争取到权力、能够参与公共生活。然而社会仍然是男性主导的,女性进入被男性主导的社会里,社会并没有做好相应准备,平等地接纳女性,社会告诉她:虽然你来到职场、学校,公共汽车等等,这个空间不属于你们,在这个空间里,你们没有平等的权利。
在中国,2005年的妇女权益保障法首次立法禁止性骚扰,该条文对法律义务和法律责任没有进行规定。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从2019年1月1日开始,性骚扰可以作为独立案由立案。此前,性骚扰个案往往以“人格权纠纷”、“名誉权纠纷”等案由立案。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民四庭审判员李曦和助理审判员于宁曾梳理了199件司法文书中含有“职场性骚扰”的劳动争议案件,在《用人单位应对职场性骚扰问题探究——以劳动争议审议案件为视角》中,他们展示到,这些用人单位即便积极应对,裁撤了涉嫌侵害的员工,事后却被该员工起诉其不当解除劳动合同。而根据此次调研涉及的案件来看,用人单位以性骚扰为由解雇员工的胜诉率大约只有30%。
李曦和于宁认为,在职场性骚扰事件发生后,企业常常面临着来自实施者与受害者两方的压力。尤其在占比较高的、企业与实施者之间的纠纷中,企业除因调查取证可能涉及实施者名誉权、隐私权而对其承担侵权责任外,企业解除与实施者劳动合同的,很可能存在因不当解除劳动合同而承担责任的法律风险。

梁建章:应该避免过早教育分层

中国社会现在对于学生的分层,不仅出现在大学入学阶段,更是提前蔓延到了基础教育的各个阶段。中考成了高中入学的分层考试,于是家长就开始为备战中考而补课。有些地方在更早的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也开始考试分层,于是学生和家长又需要为进重点初中、重点小学和重点小学补课。于是教育分层变得越来越早,熬成了深度的教育无效投入与浪费。

现在的“禁补令”会有一定的效果,但并不能根治过早分层考试所带来的巨大补课需要和择校压力。历史上分层考试存在的理由,是大学和高中的教育资源在当时还比较稀缺,现在这些理由已经不再成立,所以可以采用治本的措施,就是从解决过早分层入手,取消和弱化各级择校考试,包括中考和高考。把分层考试推迟到大学生毕业的时候,从而从根本上解决过早分层的问题。高考改革必定是一项难度非常大的社会工程,可以先从取消中考和强化大学生能力考试开始。但高考改革所带来的收益也非常巨大,可以提高整体教育的效率,降低养育成本,培养更多具有创造力的人才。

公平的错觉:韩国教育辛酸史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最不缺的是从韩国往朝鲜跑的“脱南者”。铁矿石储量是韩国133倍的朝鲜在苏联、中国的大量资金和技术援助下,成为远东经济奇迹。但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38线以南的韩国还是不折不扣的农业国,人均GDP仅为朝鲜的三分之一。
巨大的差距让总统朴正熙痛心疾首,也促使他开始向中苏取经,拿出了振兴工业的一五计划。但此时的韩国教育却遭遇了供需两缺的问题,战争结束后,韩国在1958年前后迎来了婴儿潮,生育率一度高达6.3,但师资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1965年,韩国初中入学率仅30%,孱弱的教育拖了工业化的后腿。

实用主义的朴正熙政府对这种教育现状采取了有针对性的三大措施:
1、从1962年起连续实施了两期《义务教育设施扩充5年计划》,通过政府买单加快教育基础设施建设;
2、颁布《产业教育振兴法》大力扶持职业教育,鼓励适龄青年接受技校、专科院校培训,尽快为工业建设添砖加瓦;
3、强制取消初中考试入学,并创造性的提出了“考试+摇号”升高中的方法,以便分流更多学生到技校与专科院校。

Brazil, South Korea, & the middle-income trap

经济学家认为,低收入到中等收入相对容易,只要加大投资,培训民众成为熟练劳动力,从农业和手工业转移到工业和服务业,就可以实现。但是,中等收入到高收入就很难,需要变成知识创新国家,能够创造高附加值的产品。

扰人的骚扰电话和短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 中国移动:发送短信 KTFSR 到 10086
  • 中国电信:发送短信 KTFSR 到 10001
  • 中国联通:发送短信 SJGJ 到 10010
    评:移动的我一直在用,确实效果很不错。

《扫黑风暴》中的普惠金融乱象

那些抱着浪漫和民主情怀的普惠金融人士想填补这个空缺,但很快就发现了什么叫基本面。

世界首套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统明天将在青岛亮相_腾讯新闻

7月20日,四方机车公司在青岛发布世界首辆时速600公里的磁悬浮列车。北京到上海仅需2.5小时。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