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ewsletter,分类

孤独是什么?

梵高曾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很棒的摄影集)

钱理群|活在当下中国,怎么谈鲁迅

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鲁迅的“没有丝毫奴颜媚骨”的硬骨头精神和“锲而不舍、长期战斗”的韧性精神,都是当下中国和中国知识界所缺失和急需;更重要的是,坚守这两大精神已经成为自我生命的绝对命令。

鲁迅的有些论述是我们这些研究者一时不能理解的:除了这里说的“自由与平等”的矛盾,还有鲁迅在《关于知识阶级》里说的“思想自由和生存还有冲突”,“个人的思想发达了,各人的思想不一,民族思想就不能统一,于是命令不行,团体的力量减少,而渐趋灭亡”。现在看来,我们之所以不能理解,是因为我们心目中的“自由”、“平等”、“生存”、“统一”都是一种绝对化的状态,既看不到它们自身的限度,更有意无意忽略或回避它们之间的矛盾;而鲁迅对一切问题都采取远为复杂的分析态度,形成了他的思想的“既肯定又质疑”的矛盾、缠绕性。

互联网公司的“混蛋文化”应该停止了

由于过于成功了、增长太快了,可能一直没有学会如何成熟、负责任地运作一家企业。
坦诚地讲,对于任何一家剧烈增长中的公司的话事人,员工是否在日常工作中和同事相处感到不舒服,绝对不会是他们考虑的第一问题,更不是大股东想要得到的第一成就。
而当互联网可以打擦边球的红利消失,不顾一切地投入人力成本的优势已经不再明显,我们的企业要和像谷歌、苹果、亚马逊等世界一流的企业比拼管理能力和对人才的吸引力时,却没有同样文明水平应有的组织文化和制度保障,是惊人的。

扩展:什么是“破冰文化”?

游戏一分钟,捏脸俩小时。捏脸为何如此上头?

普罗透斯效应(Proteus effect)是这一现象很好的解释。普罗透斯(Proteus)本是希腊神话中的早期海神, 拥有变换外形的能力, 人们常用“普罗透斯”一词指代“随时准备变化形态和性格”。普罗透斯效应是指当被赋予不同的角色特点时,个体往往会表现得与这些特点相一致。

我们将化身看得等同于自己,把对自己的美好期待投射到化身,并暗示自己要表现出这些美好期待所匹配的优秀品质。化身美丽=化身狩猎技术好=我优秀。因此,玩家们不遗余力地花功夫去自定义化身,其实是为了满足对自己的期待。

从谢大脚到“乡爱宇宙”:当中国农村被城市搅动,当东北幽默被认真审视

尽管剧中人物的行为有时略显夸张,但是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来理解却是合情合理的。剧中喜剧成分更多来自于对生活、金钱观念和人性的观察,而这种指认实际上无所谓高视角的俯瞰,人们在观看时也并无有意的嘲弄,而是为剧集对社会生活和人物个性的准确捕捉叫好。一位豆瓣用户评价道,看《乡村爱情》实际上看的是人物,刘能、赵四这些人物角色立起来之后,故事情节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观看他们的生活就已足够快乐。

在今天这个社交媒体时代,喜剧中的表达时常被检视和讨论,原有的笑点制造方式——包括对弱者身体的嘲讽和与女性、外貌有关的包袱——已经显得不合时宜,那些曾经觉得好笑的东西今天看来甚至变得有点悲哀。

林语堂将幽默看作是西方的,并将其视为改造国人精神痼疾的良药,他认为幽默是这样一种心理活动——发现了各种“失态”之后,通过将这些反常的、乖讹的“失态”转化为可笑的方法,释放人由于发现“失态”而产生的压抑感和紧张感,从而达到心灵的和谐。他希望国人能借此建立起一种达观的人生态度,并将幽默作为理想和现实之间巨大震荡之中的调适器。

书评人维舟认为,“幽默”是一种特殊的现代性,它蕴含着颠覆性,给了处于社会边缘小人物以越出社会规范的特权,代表着对规则的蔑视:没有什么是不能冒犯的。

人们对任何一种媒体产品的需求背后都有着特殊的心理机制。在当今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中,人们尤其需要喜剧,它担当着社会情绪出口的重要功能,“这既是一种压力的舒缓,也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