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ewsletter,分类

热点新闻的一再反转是如何发生的?

在社会心理学中,人们是先相信还是先质疑也是一个被反复论证的话题。社会心理学家吉尔伯特认为,不管信息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甚至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人们在第一次接触时都会不假思索地全盘接收——他们会相信所了解到的任何东西。而在这之后,他们才可能会逐渐质疑它们。
质疑,就是反转的开始。

信息经过几代传递,想要追溯出处已变得非常困难,而且似乎也没有人会在乎其真实来源。当某条信息以不同的渠道传播时,它会携带比原有内容更多的信息,所以当人们接触到这些信息的时候,其中可能有偏见或不可靠的部分就会被一并接收。如果信息来自意识形态的范畴,那人们就不能合理地归咎于传播者的偏见(除非他对所有可用的来源都持有“成熟”的阴谋论)。污染井效应并非严格意义上的GOSH效应,然而,它们是密切相关的,因为在没有进一步说明的情况下,消息都会被假定为真。

经济学家对货币错觉(moneyillusion)感到困惑(Levin,Farone,&McGraw,1981),即在决策情境中,所涉及的货币面值比其他可能更重要的因素还要重要。货币错觉的典型例子是,大多数工人宁愿在通货膨胀率为7%的情况下每月涨100美元工资,也不愿在通货膨胀率为1%的情况下每月涨50美元。前者其实并不理性,因为实际工资的增长仅有3%,而后者则有4%。这并不是一个GOSH效应的完美案例,但它的广泛意义在于,人们往往只关注加薪的数额,而忽视背后的通胀因素。

北大教授:为什么今天很多精英不知道自己没文化?

把科技从文化中单独抽离出来,虽利在一时,所产生的恶果却遍及今日的各个领域,也正造成了上文所述的科技与文化的矛盾。

所谓文化,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眼光,是把所有的具体技术能够整合起来的一种综合素养。倘若整合不起来,一切都是照猫画虎,屠龙之术就成了雕虫小技。中国人写不出《寂静的春天》这种集科技与文化于一体的名著,就是因为现在的人都活在一个个小格子里,邻近的格子里是什么他都不去看。

我们传统语文教学就是整体认知,觉得这首诗好就反复吟咏,有问题提出来老师解答,没有问题,吟咏过、背下来然后就可以去模仿写诗。我们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会写诗,但是会回答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这里展现了作者什么样的思想感情,这些问题看上去好像是技术性的,实际上恰恰是最没有技术的。

在技术层面上我们都超过了老师,因为八十年代大学生受教育的环境好,古今中外的资料都可以接触,但是现在却没做出比肩前人的成就来,简单地发牢骚,骂国家不好政府不好,都无济于事。虽然我们很多物质条件都比前一代强,但是有一条绝对不如前辈们,就是我们现在没有闲工夫。钱理群、洪子诚那一代老师年轻的时候,精神上是一种贵族状态,过得有滋有味的,我们现在就没条件提供这样一个有闲的精神空间。

戴锦华|历史的铰链——《悲惨世界2019》

《悲惨世界》是关于19世纪式的悲惨,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站在左派的立场上,我们就说叫做“野蛮残酷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悲惨”。那么这个“悲惨”指称的是什么?“悲惨”指称着冉阿让式的犯罪。主人公为了一块面包被饥饿所驱使的犯罪,“悲惨”意味着芳汀式的毁灭。我9岁读《悲惨世界》前两卷的时候哭到不能够停下来,因为芳汀太悲惨了,一个美丽的青年女工,因为成了一个未婚的母亲,为了生存,为了养活女儿,她永远记得那个话,叫做“芳汀一无所有,芳汀仍然是美丽的,因为黄金在她头上,珍珠在她口里,因为她有漂亮的牙齿和漂亮的头发,但是她先卖掉了她的头发,再卖掉了她的牙齿。然后作为一个没有头发,而且没有了门牙的女人,她最后出卖自己的身体。”逼迫这样一个善良的、美丽的、纯洁的女孩子,卖掉自己的一切的被毁灭的世界。因此,在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我坚信资本主义是如此的丑恶,那么,当然悲惨也意味着珂赛特的悲剧。我也永远记得,当年读这个小说读到的金句叫,“寄托有时就意味着断送。”

贪婪、邪恶、野蛮、悲惨,《悲惨世界》意味着常识教养,意味着悲惨。在这不去展开了。非常好玩的就是,20世纪50~70年代,我们通常称为毛泽东时代,中国翻译出版了《悲惨世界》的前两卷。然后,20世纪80年代我们进入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年代的时候,我们翻译出版了《悲惨世界》的后两卷,于是《悲惨世界》就有了另外的含义,悲惨世界意味着什么?《悲惨世界》意味着救赎,《悲惨世界》意味着善行和善良的传递。冉阿让作为一个逃犯得到了主教的善行的救赎,他偷窃主教,而主教把脏物慷慨地赠送给他,由此而心灵得到了升华,拯救的冉阿让帮助和救助了芳汀。大家如果看过音乐剧都会知道,音乐剧的尾声,是芳汀像天使一般的灵魂,从天堂前来接纳冉阿让的灵魂。这是一个关于救赎,关于善行的故事,当然这背后是基督教之于现代文明,基督教之于现代资本主义之间的深刻的内在的连接。我们经常忽略的是,因为《悲惨世界》是一部世界文学名著,是一部浪漫主义名著。维克多·雨果是一个浪漫主义时代的法国文学领袖,大文豪,我们就忽略掉了《悲惨世界》其实作为历史,《悲惨世界》不仅作为文学史的历史,也作为文化史的历史,也作为政治史的历史。因为《悲惨世界》在刚才我们所讲述的悲惨和救赎的故事背后,有非常丰富的历史信息,比如说善良的主教把他的家里的仅有的银器,被冉阿让盗窃的银器,作为礼物送给了冉阿让。它作为冉阿让的第一桶金形成了冉阿让的发家史,然后冉阿让后来成了工业家,成了实业家,成了慈善家,成了市长。如果我们去读历史本身也非常的有趣。但不仅如此,《悲惨世界》作为历史的另一个原因是,《悲惨世界》尤其到了后两卷,它触及到了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的年头,一个重要的时段,也就是1842年巴黎共和党人的那场起义。

现实就是在这样一个国际的流动之中,在这样一个用文学的表达在全球发生的所谓逆向的黑暗之心,就是当年是殖民者向第三世界去旅行。而今天是第三世界人们向着昔日的宗主国的移民,在这样一个全球的大流动当中,在这样一个逆向的黑暗之心的发生过程之中,重新在所谓发达国家、发达地区所形成的社群,重新这样的一个以种族的区隔,以新移民和原住民的区隔所标识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的分化,社会的隔绝,社会的暴力,和社会的冲突,是多么普遍发生的一个事实。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那些恐怖分子们,他们声称他们来自叙利亚,但最后由法国警方确认的袭击者、恐怖分子几乎都是法国公民。我当然不可以,我也不想做这样的引申,就是在《何以为家》的happy ending当中,最终能够幸运地移民到欧洲去的孩子,等待着他的是什么。所以,我说这不是一个伦理化的,不是一个煽情的时刻,而是一个在线的困境,文化的困境和全球的困境的讨论。关于个人的命运,关于局部事件,关于他们的讲述,是否能够和在今天整个世界上发生的变化和事实连接在一起,它是否必须是一个整体的思考,同时我们又不能不清醒地警惕和认知到一个整体的思考仍然是可能的吗?如果一个整体的思考是不可能的,那么全球化过程当中,这样一个重新推动历史的铰链的过程又如何能够被回应。

洪灾后,怎么抢救书籍和纸质藏品?

如果完全浸水的书,或者不能在48小时内空气晾干的书,或者已经长霉菌了的书,就不能空气晾干了。应该马上冷冻!完全浸湿的书籍,不要打开它,直接包好冷冻哦。
羊皮纸,皮革,珍贵的古籍,有涂层的书和纸张(比如铜版纸),不能进行空气晾干。有涂层的纸张,一旦浸水,抢救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但是第一时间冷冻,之后用“真空冷冻干燥机”,是可以抢救的。不过需要联系专业人员处理。

霉菌会在21摄氏度,相对湿度60%的环境中,24-48小时后开始生长。霉菌一旦产生,是很难完全被去除的,只能通过环境控制让其失去活性,是个很棘手的问题呢(而且霉菌还会对我们的健康造成损害,还会传播污染更多物品)。所以水灾过后,记得要把书储存在合适的环境中,就是霉菌不会生长的环境中哦。

罗新 止庵 包丽敏 董风云:历史学家如何参与对现实的改造

非虚构写作跟虚构写作的界限在哪里?从我们新闻界的理解来说,我们在写非虚构作品时是有一个专业标准的,就是你每一句话都要有出处。这个东西可能来自于某一个史料、某个档案或者你的采访对象,而采访对象告诉你的事实,有时候还要推敲一下,可能还要找另外一个采访对象核实,如果两个人说法有出入可能还要找第三个人。如果你对事实不太确认,那么你也需要在行文过程中让读者感知到,你不可以演绎、不可以想象。编辑一般会对这个东西把关,以至于像美国的《纽约客》杂志有事实核查员。人是有局限性的,哪怕《纽约客》经过了核查员,也不能保证没有事实错误和出入,但作为写作者、刊发者就要有这样的职业标准。

如果作者不是一个职业的历史学家,怎么可能把一个学科往前推进?当然是非常难的。但是我觉得,也许最重要的成就不是寻找、处理材料,而是在思想上、在问题意识上、在精神关怀上提出具有时代关怀的问题,关注时代性话题,反映时代的思想水平。一般来说,历史学家不足以代表时代的思想水平,因为历史学科是一个天然滞后的学科。我自己并不以此为耻,这是正常现象。但是我希望我们学科里也能够产生反映时代思想水平的作品,比如我们这个时代的所谓进步思想——追求种族正义、追求性别平等、追求社会公正。在这方面提出问题的,往往不是象牙塔里的人,或者即使关怀到了通常也不知道怎么找题目和材料,不知道怎么讨论相关话题。一个非职业的学者,受过一定的历史学训练,他也许能提出这样的问题,并且能找到一定的材料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跟社会跟时代关联更紧密,这样的话这本书就具有了历史学的很高的价值。

刘小枫:美国行为的根源

按照修昔底德的政治史学眼力,观察历史事件时,尤其应该关注同样属于事件要素的政治修辞,它反映了一个政治体(更不用说作为个体的政治人)的伦理品质。因此,修昔底德的纪事书中出现了大量政治人的演说辞——言辞也是一种政治行为。对于考察美国行为来说,这一史学原则尤为重要,因为,捍卫和传播“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一向是美国行为的显著特征。

从杜尔哥的表述中可以看到,启蒙哲学所说的普遍进步有三个基本标志:科学技术进步、全球交往的经济生活进步以及政体进步。十九世纪以来,这种普遍进步论屡遭理论挑战,以至于直到今天,仍然有人认为需要为之辩护。[9]具体而言,科技进步和商业化经济生活进步虽然不乏争议,但与政体进步或者说国家伦理的进步论引发的争议相比,就算不上什么了。基辛格知道,“对于不同的民族,技术也好像有着不同的意义”,这取决于一个政治体“在什么时候获得它以及怎样获得”,而“民族国家”这个概念更是如此。

虽然都基于科技和商业文明的进步论,新中国仍然出于文明本能地恪守自己的传统德性。与此不同,美国的诞生基于近代欧洲文明与西方古典文明原则的决裂,它凭靠所谓新的“自然主义”原则相信,政治“超越了善恶”,在实际政治中应该竭尽全力不择手段地扼制机运——不择手段成了一种政治德性。

美国在历史上根本未尝遭到威胁其生存的外敌,当此威胁在冷战时期终于出现时,又被彻底击败。美国的经验因而鼓舞美国人去相信,美国在世界各国中是唯一无可撼动的强国,并且只凭靠道德和善行就能无往不利。(《大外交》,页774)

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的描述,这是一种与西方的人性一样久远的现象:人的思想若顽固地死抓住一个目标,便会把一种一般的责任变成为一种特殊的使命;出于理解或想象中的热忱的设想,会让人感到似乎是上天的启示;思索的过程将会在狂喜和幻境中消失;内在激情,那看不见的牵线者,将被描绘成具有上帝的天使的形象和属性。从狂热分子跨向江湖骗子的一步极易失足,十分危险;苏格拉底的精灵为我们提供了难忘的例证:一个聪明人如何可能欺骗自己、好人如何可能欺骗别人、良心如何可能沉睡在自我蒙混和有意行骗的迷蒙的中间状态中。

奈雪奈雪奈若何?

有观点认为,奈雪翻车,喜茶等竞争对手将从中获益。但亿欧消费行业分析师陶艳梅表示,新式茶饮赛道的野蛮生长阶段基本已经结束。不管是以喜茶、奈雪、乐乐茶为代表的的高端市场,还是以一点点、茶颜悦色为代表的腰部企业,或者是以蜜雪冰城为代表的下沉市场,其格局已基本形成。在陶艳梅看来,“现阶段,新式茶饮之间的竞争,将是品牌力的竞争,包括品牌形象、供应链和精细化管理体系等方面的升级。”

虽然奈雪在创立之初提出的“茶+软欧包”的形式,确实为其品牌发展起了一个差异化的好头,但可惜并没有给奈雪打出一条差异化道路。事实上,烘焙产品所占用的面包房区域采购烘焙设备及招募、培训等员工相关成本,以及门店内所展示的烘焙产品区域,无形中增加了奈雪的成本压力。而在实际经营中,烘焙产品的收益并没有为奈雪带来过高的收益,收益占比仅仅20%出头,收益贡献率最高的还是茶饮。

12000字全面解读完美日记:从组织架构到增长策略

新物种在公域流量获客上的特点就是

  • 懂得撬动渠道和合作方:例如和小红书进行深度合作、拿天猫的流量扶持、和腾讯搞倍增计划
  • 生产海量消费者导向的内容(自制和第三方制作都有):14万篇小红书笔记、13000多场淘宝直播、近万条信息流广告素材、成千上万的抖音带货视频、B站视频、快手视频。
  • 擅长全渠道内容的分发(Omni-channel)和社交营销:每个社交渠道都能搜到,找不到死角
  • ROI导向:还是以效果广告为主,开屏买的也很多,KOL种草为辅。效果广告和种草的比例估计在64开,年消耗至少5亿往上。

一个营销中台需要包含几个部分:

  • 数字化的营销内容(Digital ready content):小完子朋友圈每天3-8条内容丰富的朋友圈,加群里面海量的促销活动图文,偶尔还有微信直播等等。
  • 自动化的内容分发:由近千台手机靠群控完成
  • 个性化的营销活动:完美日记大量采用了引导用户私聊小完子领优惠券的模式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