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ewsletter,分类

摄影 via Sen Lee
aud8S.jpg

新iPad pro发布,M1芯片,Mini LED 光控制 XDR 屏幕 ,5G、雷雳端口支持6k分辨率

auA3f.png
我倒是好奇这次iPad pro的屏幕素质,而且内存大幅度大升,未来会不会将macos移植到iPad上呢??

Apple 计划在 2021 年下半年推出采用 mini-LED 显示屏(XDR 显示屏)的 14 英寸 和 16 英寸 MacBook Pro,将采用全新设计,加入 SD 卡插槽以及 HDMI 接口;Touch Bar 也可能会被物理功能键取代,磁性充电接口 Magsafe 将会回归。

索尼正式确定将于 4 月 29 日上午 11 点举行 PS5 的国行发布会

auemW.jpg

族群恐惧症:意识形态的妄想与狂热的仇恨情绪|克劳斯·费舍尔)

在大多数危机中,最初的反应似乎是理性的分裂。人们感觉到世界四分五裂,甚至行将就木。人们所经历的这类历史事件,必然是由巨大能量和极端仇恨的隐秘力量所发起的。在宗教社会,这类事件产生了世界末日的焦虑,上帝在惩罚社会,或者撒旦的力量处于失控状态。也许此刻在灾难的综合征当中,一些集体的人类记忆被启动,一些神话的思想模式被发动起来,这些模式将原始的、恐惧的、令人不安的意象刺激出来。

互联网时代的创作(上):我们注定不会再有伟大的作品了吗?

技术主义者感到一种乐观,他们是向前看的,认为乌托邦在人类的未来,因为数据主义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创作繁荣。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巨量与快速的数据流;人文主义者却感到一种无尽的悲观,他们是向后看的,认为黄金时代出现在人类历史的过去,因为他们正在见证真正伟大作品的失落,也悲哀于无人接棒的现实。

互联网时代的创作(下):作品缺乏内在的对抗,更多是对外的讨好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越卖越贵的网红面包,年轻人不爱吃了

这些现象一旦超出了消费者的心理承受范围,油条、大葱包子、馒头和咸菜,便又获得了重新上位的机会。

可环视身边的面包店,他们大多数境地都挺尴尬——既无法作为一种性价比合适的食物填饱人的肚子,咽下去后更无法轻易让人收获幸福感;既不肯下沉做大众化,也复制不来下午茶点心的精致气质,继而变得愈发可有可无。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王婧曾在采访中指出,“英文里有两个词,一个是fashion(时尚),一个是fad(一时的风尚)。时尚起起伏伏,每年流行元素不一样,但时尚永远存在。爆款、网红是稍纵即逝的,一下子炙手可热,一下子就不见了。消费者会排队买网红产品,也会吐槽网红产品的倒下。”

给互联网人的反侦查手册

Netflix 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详细描绘了人们在手机上做出的每一个行为,具体到你停在哪一张图片、看了多久,都被小心翼翼地监控、记录、评估,帮助互联网公司分析每个人的行为,进而调整界面和内容,诱导你看更多广告、买更多东西或者借更多钱。拥有最优秀模型的那家公司就能在商业竞争胜出。

他认为解决这些矛盾,法律需要随数字经济发展而更新。员工也需要通过集体谈判、争取社会公众,以获得更大力量,才能改变目前的不对等地位。

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兴起,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劳动法理论对于企业形态的假设,也改变了企业与员工的力量平衡。
平等关系,从来都是需要争取的。

疯狂30年,教三亿人英语的李阳去哪儿了?

他总结了一套为人处事和成功的哲学:热爱丢脸,欢迎挫折,享受痛苦,追求成功。他强调自己“最快速,最大声,最清晰”的“三最法”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点,它不仅能让中国口腔肌肉变成国际口腔肌肉,还能全面提升自信,让人生从此与众不同。

那时,李阳问俞敏洪,你觉得我们两家以后谁能做的更好?俞敏洪告诉他,我们都能做好,但是你的品牌太依靠你的个人,而我背后是一个团队。李阳回去想了想,招了一批擅长演讲的英语老师进来,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这些人都不行,演讲效果没法和他比。

加密艺术:是艺术,还是技术?

从技术上,拷贝一件NFT并不难,但拷贝之后的NFT就成了一件有着全新ID的新NFT,因此虽然作品可以被以同样精度下载、观摩、甚至存在自己的储存器里,但真正的所有权却永远不会被转移,除非原来的拥有者将手中的NFT转手卖掉,而交易纪录也会被如实记录下来。

Beeple本人(本名:迈克* 温克尔曼)也在采访中表示:他认为NFT艺术“绝对”处在泡沫中。

从艺术创意的角度,Beeple等加密艺术家的创作手法并不新颖。在传统艺术世界里,影像艺术、数字艺术早已经历了多年的探索后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板块之一,创作理念与手法也日新月异。而加密作品的交互式探索,到底是艺术的里程碑还是技术的里程碑,还有待时间来判断。

为什么律师的名声在社会上不太好

律师其实是以证据说话的手艺人,他只能在法律的框架内,打造司法机关能认同的作品,而不可能超越法律去追求你认为的正义。故意杀人,判不了死刑,可能有违普通人心中“杀人偿命”的信条。欠债还钱,有时因为诉讼时效或者破产制度的存在,而没法兑现。你有理,但举证不力,不得不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当朴素的正义与现代司法理念冲突时,民众一定不会反思自己的认知是否有偏差,而会认为“对方肯定有关系”、“律师肯定被对方收买了”、“吃了原告吃被告”等等猜测性的评价就成为流言蜚语,变成对律师的社会评价。就像法官有时会代法律受过一样,律师有时也会变成民众对司法不满的出气筒。

一位资深律师说,“如果你要当律师,千万别办刑事案件;如果你要办刑事案件,千万别取证;如果你要取证,千万别取证人证言。如果这一切你都做不到,你就自己到看守所报到吧。”

冯象先生在《政法笔记》开篇就讲到律师,说到下地狱的队伍里也有了律师时,不禁感叹,“一旦地狱建成法治,下不下地狱便无所谓了”。天堂是幸福的所往,但没有法治的天堂可能比不上建成法治的地狱有吸引力。

北京装修较有特点的民宿推荐?

aul92.jpg
三卅(sa)民宿看起来挺不错的,打算下次去体验一下哈哈

Apple 发布最新环境进展报告

其中提及取消 iPhone 电源适配器这个举动,大约可以节省 861000 吨的金属材料。
TpRgW.jpg

推荐一款小程序:「微软听听文档」

硅谷风险投资家 彼得·泰尔 (Peter Thiel)公开说,美国应该限制比特币。因为比特币是中国的金融武器,用来削弱美元。

说比特币是中国的金融武器有些离谱,不过比特币打击到了美元,是事实。

Netflix显示报告第一季度仅增加400万订户,相对于去年同期新增1600万订户大幅放缓。

文摘

  1. 法国诗人勒内·夏尔说过一句话 “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知道得越多就越撕裂。但他有着同痛苦相对称的清澈,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
  2. 每个人的回忆里都有这样一些东西,它们不能公之于众,而只能向朋友们公开。还有一些东西,即使对朋友也不能公开,而只能对自己公开,而且还得在隐秘情况下。然而,最后还有这样一些东西,甚至都害怕对自己公开,并且这样的东西,在每一个正派人那里都有相当多的积累。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人越是正派,这样的东西就越多。——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记》第一章第十一节中译 曾思艺
  3. 好的翻譯不可或缺的是什麼呢?耳朵。音感差的話是做不了好的翻譯的。本來要把英語這種橫著寫的文字翻譯成豎著寫的日語就很勉強。要怎麼做才能把這種勉強的東西變成別人容易讀懂的文字?就是靠用耳朵去聽文章本身的韻律。不需要將文章讀出聲音,用眼睛讀的同時也能用耳朵去聽。這種能力是必需的。言辭的選擇,句讀的頓挫,全是由那個人本身的音感決定。- 村上春樹
  4. 我认为,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对资本主义的恐惧。我们担心资本主义将如何通过技术来利用我们。现在,技术与资本主义息息相关,已经很难区分两者了。 — Ted Chiang,美国科幻小说作家
  5. 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博斯特姆就认为:宇宙可能是运行于外星人计算机系统中无数个模拟结果中的一个,就像我们玩的电脑游戏一样。也许这一秒和下一秒之间隔了很久,而这段时间,外星人正忙着这个游戏的版本更新。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