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ewsletter,分类

摄影师Hiroshi Masuko镜头下的富士山,富士山评为日本三灵山之一,在日本人的心中是一座蕴含着自然魅力,优美、庄严的神山。
TW5kS.png
TW79W.png
TWnVh.png
TWR4E.png
TWqMQ.png
TWd72.png

推荐电视剧:《觉醒年代》

真的很不错,民智将开,觉醒时代。

一个消息:白描App将支持扫描分享至flomo

利用白描 OCR 识别,圈选内容分享到 flomo 的 App,也可以选择直接在微信中发送给 flomo 公众号。

彭兰:算法社会的“囚徒”风险

人的认知、判断与决策可能会受制于算法,人的社会位置也会因算法偏见、歧视以及其他原因受到禁锢。在一些数字劳动平台,算法在隐性控制着劳动者的劳动,算法、大数据及其他新技术也可能增强对人的监控。但反思算法社会的“囚徒”风险,并不意味对算法的拒绝,加强算法开发者的技术理性和算法伦理培养,提高算法应用者的算法素养,我们才能更好地应对算法社会的挑战。

从三星堆到石黑一雄:太阳崇拜的前世今生

高君渡认为背后原因在于农耕民族素来膜拜太阳神,太阳就是世界的创造者、保护者和奖赏者,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因此农耕文明中对领袖的太阳崇拜是非常容易被接受的,“是对远古太阳崇拜的现代性模仿。”

谁创造了女人——电影中的女性角 色可以不带偏见吗?

电影是否能反应现实,多数取决于导演和编剧怎样去认识这个世界。所以偏见在电影世界里不会绝迹,电影中的偏见甚至会加固现实生活中的约定俗成,它们可以滚车轮一样互为因果。

译者赚不到钱,编辑卖不出书,读者还嫌书贵:出版业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如今翻译工作的门槛不断降低,各种语言译者的数量也不断增长,与此同时书籍品类大幅增长、平均销量下滑,在目前微薄的人文社科类书籍利润之下,出版方确实无法负担译者稿费的增长。译者的收入只能随着通货膨胀一缩再缩,图书翻译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严肃性也随之淡化。
作为内容创作者,作者、译者以及一本书的出版方正在从他们的角度出发,为打破出版困局做出探索与努力。从整个书籍出版行业来说,对于消费端的读者而言,或许也应该适当调整观念,接受优质的内容生产会涨价并且愿意为它买单。

异类 Coinbase:互联网之外的新共识

“从长远看,市场参与者会进一步多元化,增加对更多种类加密资产的支持。这些因素将有助于我们交易量构成的多元化并降低加密资产价格波动率,从而导致交易收入波动性的降低。此外我们预计,未来收入来源将更多转向订阅和服务收入,这也有助于减少经营业绩的波动。”

“我们很难改变自己”的深层次原因 | 旦恩Recommends

我们抵制改变,因为不改变会更容易。
我们拒绝改变,因为改变是困难的,而且缓慢得令人害怕。
改变是无限可能的。

缅甸的战火为何停不下来? 五本 书告诉你独一无二的“缅甸模式”

高希的小说以历史感见长。他的“鸦片战争三部曲”——《罂粟海》(Sea of Poppies, 2008)《烟河》(River of Smoke, 2011)和《火洪》(Flood of Fire, 2015),描绘了殖民时代从恒河平原直到珠江口的海路与沿途发生的故事。这和缅甸的关系是什么?在高希笔下的那个时代,缅甸是整个东南亚的庞大网络的一环,贸易殖民掠夺传教冒险,一切都无法绕开缅甸的海岸。直到当代,发生在缅甸的痛苦、悲剧,也都和那个时代的伏笔相连。

Bear | 熊掌记:灵活记录,优雅写作

TUeLz.png
一家由来自意大利帕尔马的三位开发设计师朋友一起创立的小型公司。我们享受作为独立开发者的身份,所以从未接受过外部投资,公司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为 Bear Pro。我们期望把熊掌记呈现得足够好,以至于用户爱不释手到想把它推荐给所有朋友,换句话说:我们只听命于用户
然而,这也意味着熊掌记的发展轨迹可能与其他公司的产品不尽相同。
我们不会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也不会搬入配备了按摩师和穿梭着代步车的豪华办公室。诚然,我们已经聘请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熊掌记团队,但始终希望保持精简的作风,希望熊掌记本身所呈现的风格亦是如此。

我一直用Bear来打草稿写写东西,因为其设计颜值我十分喜欢,交互舒服,而且编辑器很好用,不花哨。(据说Bear要推出新的编辑器Panda,期待ing…)

文摘

  1. 立场的不同,决定了事物在地位和性质上的不同。
  2. 现在的武侠片,不再是给成年人看的童话,不再是为人处世、江湖道义,而是生钱的工具。道具效果越做越好,但侠的精气神没了。看客都做发财梦,再不做侠客梦了。 大家都心知肚明,手里有权有钱,终究比手里有剑好使。
  3. 日本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有一句名言“电影和人生一样,都是以余味定输赢”,好文案亦是如此。好文案不仅读起来有韵味,而且文字背后有着深长意味,有丰富的消费者感受和深刻的社会文化观念。在音、形、意上做文章,这样的文案才有流传的生命力。好文案,以余味定输赢。
  4. 著名作家沈从文在《湘行散记》中写过一句经典的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2017年网易云音乐推出的“乐评专列”中,就有一个这句话的翻版:“我听过一万首歌,看过一千部电影,读过一百本书,却从未俘获一个人的心。”
  5. 豆瓣(广播用户)日常话题:读书、观影、不想上班、我新翻译的书出版了、吐槽北京、骂政府; 推特用户日常话题:代码、炒币、期权上万、我独立开发的 xx 上线了、吐槽北京、骂政府。 —— via @Hayami_kiraa
  6. 佐藤传在他的《晨间日记的奇迹》中说:就算念再多的书、上再多的课程或参加再多的读书会,假如无法面对自己的真实内心,那么内心的空虚感和焦躁不安感绝对无法消除。
  7. 技术大佬陈皓的一些经验之谈,主要从技术开发的立场去讨论,但是可以延伸到产品从业者——不要只盯着墙内的 BATJ 这些公司做了点啥,立足最高的产品视角拔高自己思考力。产品人还抱持狭隘民族主义立场就更可笑了。
  8. 自由派经济学家一般认为贿赂是个好东西,至少不是坏东西。他们认为,如果某种资源当前的分配方式是非市场化的,贿赂的存在实际上会产生某种回归市场化的效果。其实还有一种情况:当你遇到一个异想天开且执行力超强的皇帝,如果还能通过贿赂大臣来获得相对正常的环境,总比连贿赂这条路都不好用了要强。
  9. “没了他的推文,我理所当然地睡得更好了,”35岁的项目经理、辛辛那提地区空军老兵马里奥·马瓦尔(Mario Marval)说,“这不禁让我反思,他曾经让我关注了多少废话。” ——Twitter封禁特朗普的100天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