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分类

对于不平等的问题,皮凯蒂的建议是征收15%的资本税、把最高收入人群的所得税提到80%左右、提高通货膨胀等等。但这里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问题就是富人拥有更多的避税工具。而一般中产的人们没有多少避税途径反而更惨。皮凯迪的政策建议,其实是直接导向结果平等。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机会平等。皮凯蒂的做法激进也不具备操作性。




文章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