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光的列车缓缓驶过酋长球场,32岁的亨利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22岁的影子,还是那辆列车随着时光送走了匆匆过客。静静开往另一片大陆,33岁的亨利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去依稀浮现自己25岁的模样,远方的期许固然美好,而列车的短暂停留更好像岁月的美丽回眸。当时光奏出回家的天籁,35岁的亨利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去勾勒出自己29岁的动人画面,渐行渐远的车辙默默带走了属于四座城市的喧嚣,却指引着一路跟随的人们去追寻着那段逝去的时光。当岁月含泪悄悄转身,37岁的亨利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试图回到原点,那个出发的站台记起自己背起行囊时,那十七岁的样子。

这段出自天下足球的美句,每次读来都感叹写这个稿子的作者是怎样的情感热爱着足球,真的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