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又一春'

王誉睿 2018年06月11日 6次浏览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山中幽境,两个和尚,青灯古佛,上演了一幅宿命与轮回的画面。 2003年,百变的金基德导演再次变换角度,自导自演出《春夏秋冬又一春》,这又是一个惊世之作,从宗教的角度将人们再次带入金基德的故事中。 故事分层很有戏剧感,分成五幕,正对应着春、夏、秋、冬,再来继续是新的春。

春天,老和尚和小和尚一起在深山寺庙中,小和尚从小在这里长大,小和尚顽皮的将石头绑在小鱼小青蛙和小蛇身上,看到小动物们极力挣脱身上的石头,小和尚很是高兴,远处的老和尚看到后并没有阻止。夜晚将一个大石头绑在熟睡的小和尚身上,早上醒来,小和尚步履艰难,老和尚教育小和尚要用同等的心情去看待身边的一切。
夏天,小和尚已经成长为了青年,此时的小和尚仍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庙。这时候山中来了一个治病的女孩,刚开始小和尚忍住了第一次看见异性带来了诱惑,但是欲望一旦滋生,并不是敲敲木鱼就能压制的,最终小和尚和女孩恋爱了,离开了寺庙,并偷走了寺庙唯一的佛像。老和尚没有阻拦。
秋天,小和尚已经人至中年,并且因为当初的女孩跟别的男人跑了,在外面犯下杀人罪,逃无可去,只有重回寺庙避难,老和尚依旧收留了他,此时,小和尚已是满身戾气。同时,警察们也追踪到了这里,将他逮捕。老和尚在小和尚走后,用纸封住了五官,在湖中自焚死去。
冬天,服完刑的小和尚回到山中寺庙,重新开始修行。一天夜晚,一个蒙面女人将一个男婴偷偷放在寺庙门口,自己却不慎掉入湖中溺亡。小和尚将男婴收养。
之后,又一个春天又要来了。
美国作家《瓦尔登湖》中写道:“大致四季交替造成的景色变化,小到两只蚂蚁的争斗,无不栩栩如生的再现梭罗的生花妙笔之下,而且描写也不流于表浅,而是有着博物学家的精确”。金基德的《春夏秋冬又一春》大概也是如此,如此的超验主义色彩。从头到尾皆是绝望,深入骨髓的绝望。
人生与生俱来的欲望、猜疑等等,人的一生,总在神性和本我之间徘徊、煎熬,难以解脱。无论如何修行,苦难依旧随身,无法获得圆满,正是一种悲哀。就好比老和尚在死前,用写上“闭”的纸条,封住自己的五官,将自己放置在湖中小船自焚。但是就真的如老和尚所愿这样就能达到佛家的“无我”之境么?并没有,死后水里一只小蛇正和影片开头的小蛇相对应,老和尚依旧舍不得小和尚。
通篇电影,无不流露出宗教的意味。
在西方的古典象征中,小狗代表“忠贞和爱情”,鱼代表“繁殖和女阴”,蛇象征着“欲望”,青蛙象征着“灾难、罪恶”,通篇架构,可见人性之复杂。
开头,小和尚出于好玩,将鱼、青蛙、蛇绑起来,最后鱼和蛇死了,但是青蛙却没死,这里就是极富禅宗辩证思想——表面看,青蛙获得了自由,但是实际上即是“灾难”的释放,鱼和蛇死了,但是它们却以另一种面目转世重生,欲望和灾难此时就在小和尚身上传承下来。
在小和尚和女孩私奔后,老和尚身边多了一只猫,在西方宗教中,猫象征着“敏感、多疑”,其实,这时候老和尚心里已经对人性十分怀疑了,即使小和尚自己从小带大,这么给他教育,仍旧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在小和尚犯了杀人案回到寺庙中,此时小和尚已经不是那时候稚嫩的小和尚了,已经满是戾气,满口的脏话,暴躁的脾气,面对来逮捕的警察,仍旧喊着女孩的背叛拿着匕首威胁警察。老和尚劝诫小和尚放下身上的戾气,并用猫的尾巴蘸上墨汁,在地上书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或者说,老和尚此刻是再用“质疑”(猫)来看待“佛性”(心经)。老和尚质疑佛,更为讽刺的是,小和尚被警察带走后,在老和尚自焚时候,一条蛇在佛经上蠕动,导演依旧暗示着欲望扔就最终凌驾于超我的神性之上。
小和尚服完刑,人也到了中年,在夜晚,蛇这种象征性动物又一次出现,小和尚因为想看偷偷送弃婴的蒙面女子的身份,而导致女子慌忙逃走,掉进冰窟窿中溺亡。小和尚的无心之举,却又一次犯下罪孽。小和尚随即将男婴收养。此刻的小和尚已然醒悟,在清晨,小和尚抱着佛像,腰上绑着一根麻绳,绳后拖着一块石盘,步履艰难的爬山。背景音乐配上了古老的朝鲜民谣《旌山阿里郎》,小和尚心里闪过无数自己幼时伤害过的动物,这些动物,也就象征着他半生罪孽中所伤害过的事和人。当小和尚来到山顶,那摊湖水变得那么渺小。湖中的小庙更是微不足道,在巍巍大山之中,小和尚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渺小,最终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可以想像,曾几何时,老和尚也跟小和尚一样走过这条路,但却没有如愿,在对佛的质疑中自杀而去。
而在之后,又一年的春天来临了,蒙面女子的弃婴长大了,成了小和尚,而小和尚已经成了现在的老和尚。小和尚还是一样,将石头放进动物嘴里,看着动物窒息而死。万事不变的因果轮回继续着。这里真的很讽刺,而山顶的佛像注视着这一切。等待着在事情的再次发生。
“色即是空”,色并不是指情欲,范围很广,代表了一切人赋予给物的表象意义。在佛家中,表象都是不真实的,是虚幻的。如果执行与此,就会产生“苦”。苦在巴利语佛经为不满足,而苦的本质就是不满足。看过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就比如一把椅子是让人坐的,但是一把金子做的椅子,就会让人忘记本质,而是一种“色”。佛家说这些“色”都是空的,追着“色”,人就会掉入欲望的深渊,永远不会满足不会快乐。在小和尚和女孩私奔后,拿走了庙里唯一供奉的小佛像,老和尚依旧面朝空佛念经,老和尚的目标是内心的修行,正所谓“祭神如神在”,老和尚并不在意佛像这个表象的“色”,他拜的是形而上的佛,而不是一尊佛像,所以小和尚偷走了佛像,老和尚也没有再找一幅佛像。
《春夏秋冬又一春》带给的惊喜和感悟太多太多了,并不是所谓讽刺之作,也不是人性本恶,而是通过老和尚和小和尚的人生轨迹让我们看过了一生。老和尚也不是一开始就看破“色”,也是经过了辛苦的磨砺。如果每个人都是清心寡欲,看破红尘,人类的文明社会是只退不前的。所谓达到“空”也只是对世界的理解的一种方式罢了。
正如弘一法师而言:“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人对于世界的态度不过是事物或者世界发生后自己对主观意识的再反映”。
所以,佛并没有说去“色”而“空”指的是所有的欲望,而是歪斜的执念欲望。当我们执念而起,“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也正是我们凡夫俗子的启示录,人生的警世恒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