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我们从小学还是初中开始,奶茶店开始兴盛,越來越多的人们開始喜歡喝奶茶,我也是奶茶爱好者,不过奶茶喝多了还是容易引起身体不适得,比如引起肥胖、心血管疾病等等。但是再怎么忍还是无法奈何奶茶带来得美味啊,在我大学期间,当地茶类几乎喝了个遍,无论是奶茶、果茶等等都会品上一杯。所以我毫无疑问的长胖了
无论是早期得阿水大杯茶、coco都可还是后来得沪上阿姨、贡茶、四运奶盖、喜茶、鹿角巷、茶颜悦色、7分甜等等。都是各具特色别有风味。

在我最早喝过的奶茶当属是香飘飘得奶茶,拿开盖,按次序加入配料,加上热水,一杯热呼呼的就出来了,给冬天时候身为学生的我带来暖暖的爱意,怀念起来真是美滋滋啊

之后,正式接触的奶茶就是珍珠奶茶,具体品牌不记得了,我相信那时候我们最早接触的奶茶都是珍珠奶茶,那么珍珠奶茶起源有没有想过是谁做的呢?

如上图所示,就是这家春水堂,不是卖情趣用品店的春水堂

创办人名叫刘汉介,本来在台中的思维街开了一家阳羡茶行(宜兴过去被称为阳羡,那里除了盛产紫砂,还是明朝贡茶“阳羡雪芽”的出产地)。单一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刘先森应该受到蛮多的国文教育,或是查了hin久的字典。

阳羡茶行开业没多久,刘汉介跑去霓虹玩,无意间在大阪的一家喫茶屋,喝到了此生以来的第一杯冰咖啡——就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同时还见识到一种无比神奇的金属杯:雪克杯,也就是如今酒吧里最常见的那种调酒杯。

他发现,只要将奶咖和冰块一起倒进这个杯子,再不停地摇摇摇摇摇,就会出现一杯满是浓密泡沫的冰奶咖。

刘先森从味觉到视觉上都大吃了一斤,墙裂要求店主给自己来一杯“冰奶茶”,被没见过啥世面的店主断然拒绝——茶,必须热的才好喝!他苦苦哀求,甚至搬出了大宋朝就有加蜜加冰的古早喝茶“野史”,依旧没能拧动店主那转不过弯来的脑筋。没辙,喝完冰咖啡后刘汉介悻悻离去。他依旧不死心,带了几个雪克杯回到了台中。

阳羡茶行迅速改名春水堂,专职经营起让卖茶同行侧目的“旁门左道”,迅速成为台中最赚钱的茶档。

1983年,冰镇奶茶的鼻祖“泡沫红茶”,被一个台湾人摇摇摇摇摇了出来。

1987年,店长林秀慧福至心灵般地将此生最爱的木薯粉圆子,加到了泡沫红茶里,试卖了一个礼拜,居然引来大批女学生,颠颠儿地上门求喝。刘先森无比快乐,并肥肠一本正经地给这款新饮料起了一个朗朗上口的好名字:珍珠奶茶——源自白居易《琵琶行》的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

当然,这距离珍珠奶茶铺占领全中国,还有好多年。毕竟当时的春水堂主营的是简餐和各类茶点,泡沫红茶和珍珠奶茶之类的饮料,只是一个卖点而已。

但地球上第一批用奶茶续命的人类就此出现——就是那批女学生。她们从少女磕成师奶,一嗑就是30年,将“珍珠奶茶”视为“一生之水”。据说这批“磕奶鼻祖”还会定期相约着去春水堂,回忆往昔慨叹时局交流经验,还会仗着自己磕过的奶比别人喝过的水还多的强大生理优越感,对服务生发起语言攻击。

常会让新来的小妹产生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大部分国人与珍珠奶茶产生不可逆的羁绊,始于1990年代的魔都。准确来说是1996年,魔都的闹市突然冒出一家名叫仙踪林的台式茶餐厅,创办人是雅茗天地的吴伯超。

距离珍珠奶茶的诞生,已经过了近十年。

那时的仙踪林,大到环境布置小到杯盘碗碟和传统中餐厅或茶馆都不一样,炒鸡女性向——不仅落地窗上有一只白绿相间的兔几logo,附近几个茶座更是直接用秋千架代替椅子。每每路过,就看到喝茶的客人们托着玉兰花一样的大玻璃杯,叼着吸管一脸陶醉地荡秋千……

某种意义上说,仙踪林绝对算的上是网红奶茶店鼻祖。小阿姨更是第一次对海峡那头的资产阶级生活,产生出不可抑制的无限向往。当然最吸引人的,无疑是8块钱一杯的泡沫红茶和珍珠奶茶。

23年前的8块钱是什么概念?那时上海音像出品的一盘正版磁带是9块8,相当于大部分工薪家庭小孩两个礼拜的零花钱。

但磁带可以在Walkman里翻来覆去听到天荒地老,珍珠奶茶半个小时几口就没了。因而敢于进店里消费的,不是不差钱的白富美,就是不怕死的勇士。

小阿姨绝对属于后者。

记得第一次去仙踪林,真切体会到什么叫“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不仅因为售价,更因为卖相和口味。第一次用比筷子粗N倍的吸管,第一次喝甜过初恋的奶茶,第一次嚼又糯又有弹性的珍珠……

Oh My God!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比肥宅快乐水更甜更让人快乐的饮料!

就在仙踪林红遍上海滩的第二年,横扫宝岛的另一种珍珠奶茶店也杀了进来——就是即买即走,用廉价纸杯和塑料薄膜承载的快可立Quickly。

用廉价粉末冲泡出来的奶茶1.0时代,正式到来。

又过了一年,我们无比熟悉的Coco都可茶饮和大卡司,也悄没声息地开了张。仙踪林之类的各种台式茶餐厅也渐渐多了起来,例如(小阿姨永远写不对的)圆缘园,避风塘、一茶一座和花之林等。许多人谈生意或相亲,都不再去迪欧咖啡之类的幽暗咖啡馆,而是将有泡沫红茶或珍珠奶茶的台式茶餐厅,作为首选。

不过当时街头最多的奶茶铺,往往是欢乐杯、快乐杯、乐乐杯或是快快杯之类的山寨货,密封杯口的塑料薄膜上,都有一张酷似吃豆人的黄色笑脸。

珍珠奶成为传奇

珍珠奶茶正式站上世界饮料之巅,开始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传奇,应该是始于2006年。仙踪林渐渐式微之后,吴伯超又在魔都推出了我们无比熟悉的快乐柠檬happy lemon,主打手工制茶。

3年后,它福至心灵地将意式卡布奇诺,洋为中用地嫁接进了奶茶,一代王牌“咸味奶盖茶”就此诞生并风靡全国,第一时间将曾经横扫千店的(避风塘下属)街客和地下铁,乱拳打死。

粉末冲泡的1.0版珍珠奶茶铺一去不返。大部分奶茶的价格,纷纷从个位数涨到了十几块钱。

和台湾奶盖茶同时出现并席卷市场的,还有类似桂源铺之类的港式奶茶铺。他们最明显的标志,除了用荷兰淡奶+玻璃罐子叠叠乐一般地堆在桌上,就是和小清新的台湾奶茶,截然不同的霸道口感——奶茶里往往木有珍珠,茶的比例要厚重很多。因此往往是喝茶一时爽,喝完失眠午夜场。

港式奶茶铺的迅速崛起,开启了“奶茶版”的地域歧视——同时,还有一个名叫歇脚亭的马来西亚品牌,借着知名度不大的“夏季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悄悄滴进入的中国。如今,也悄悄地销声匿迹了。

台式波霸、港式拉茶和东南亚炼乳茶……开始一团混战。

港式奶茶,起源于19世纪的香港石板街,始于中国劳动人民对英式下午茶的无限向往。他们用的是大锡壶,泡的是斯里兰卡红茶,配上蒸馏过的淡奶。为了提神醒脑速战速决,肯定不放糖和珍珠(那时候也木有啊)。

当然,港式奶茶的灵魂,无疑是用来拉茶的棉纱网——一杯合格的丝袜奶茶,关键就在于棉纱网的使用。不仅拉网要匀速,力度要有弹性,还要反复拉不停拉,拉到茶叶顺滑入绸缎才行。经过不断冲煮浸泡的棉纱网,大多颜色等同于深色丝袜,大名鼎鼎的“丝袜奶茶”由此而来。

同样适合提神醒脑的,还有泰式炼乳茶。不过,人一般都用超甜的炼乳来兑茶,还会加大量的冰块。而为了不被稀释茶味和咖啡因,茶底大多浓到不行,所以肥肠的香甜浓郁。

花样经最透的,莫过于台湾奶茶。不仅加糖加珍珠,只要你吃得下,仙草芋圆寒天布丁统统都能进茶里。茶底的花头也异常丰富——红茶绿茶白茶乌龙茶花茶……统统都能做茶底。再加一个可甜可咸的奶盖,上头再撒点芝士海盐神马的,这无比丰富的内容,简直能要了人老命!

于是,磕港式的看不起和台式的,觉得后者忒没文化历史内涵,就是一锅大杂烩。磕台式的受不了磕港式的傲娇样子,而且磕个奶还要挑时间,不能超过下午5点——那还不如喝咖啡。喜欢泰式炼乳茶的……没啥太大的声响。

不过所有的纷纷扰扰,终于在2015年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大一统。一家起源于广东江门的奶茶铺,由于一直注册不下皇茶ROYALTEA这个商标,愤而改名为喜茶HEYTEA。一年后,店主聂云宸拿到了一笔1亿元的风投。

2017年,全中国人民见识到魔都人民居然会为了一杯奶茶,无怨无悔排队4小时的恐怖盛况;更见识到为了不排队喝到一杯20块钱的奶茶,有人真愿意多出5倍的钱。

不仅仅是口味,大到奶茶铺的装修环境,小到奶茶杯的包装设计,每一家店各有不同也无限类似——为了方便社交网络的传播,更为了讨女性消费者的喜欢。和20年前的仙踪林,无比相似。

一杯奶茶的售价,也正式迈入2字头。

如今奶茶的传播,某种程度上的确挺类似病毒入侵——一旦在某地开始走俏,就会短时间内大面积扩散。

但磕茶的人是越来越多。奶茶,终于从最初的“学生特饮”,变成了上至八十下至八岁的全民饮料。

比如这两年的奶茶传入霓虹之后,原宿短短一条街上,就出现了近30家珍珠奶茶店。甚至关于日本新天皇年号的预测,タピオカ(特指奶茶里的珍珠)居然排名第11……而在中国,困聚在写字楼的白领们一旦过了下午3点,还没喝上一杯奶茶,就会产生不可抑制的恹恹之态,一旦喝完,则会普遍呈现一种无比满足的靡靡之态。

难怪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纷纷自嘲小命是奶茶给的,每天不是在喝奶茶,而是在磕奶茶——就像吸毒嗑药一般。

奶茶上瘾——因为里面的糖

1970年代,据传有个叫雅各布·斯坦纳的口腔生物学教授,做了一个相当没有人性的实验:他找来一批刚出生的婴儿,不给他们喂奶,而是直接喂糖水看反应。斯坦纳大魔王发现,娃们喝了糖水之后,一脸的享受似乎喝了还想喝根本就停不下来。于是,大魔王又给婴儿喂苦水。所有孩子无一例外地拒绝了,并将塞进嘴的苦水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他由此得到一个结论:人类天生爱甜食。不仅仅因为糖能舒缓情绪减轻疼痛战胜疲劳,更因为人类对糖上瘾。

没办法,大名鼎鼎的多巴胺喜欢糖,越多它能让人类越有快感。如今人类的每日平均食糖份额,据说是200年前的20倍,都快“糖上瘾”了。想想也是,20世纪初的美帝政府在实施酒令时,人均糖的消费量就直接翻了十几倍,冰激凌的销量也出现了一个巅峰。

酒能让人忘却忧愁,糖也一样。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奶茶铺已经妖到能准确为每一位顾客,调配出一款适合自己口味的本命奶茶——这一点,恰恰是工业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瓶装阿萨姆……完全不能媲美的。

本文内容基于虎嗅文章二次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