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潮流人物(三)——川久保玲

王誉睿 2019年06月19日 9次浏览

1. 川久保玲简介

「历史上有几位女性,在现代时装裡费尽心力、影响甚远…. ,香奈儿女士,让女人从华丽不凡走上了极简,改变了女人原本想要的穿著方式;而川久保玲则转动了轮子,转换女人对衣服原本的看法。」Judith Thurman 2005年在《纽约客》曾评论道。

这是一场说不完的故事,从嘘声到掌声,她的理念独排众议带领世人走了40几年,即便以下还有许多的不完全,但透过许多文献参考整理,这些都是你我都该知道的川久保玲和Comme des Garçons。

1969年,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开创品牌,1973年成立Comme des Garçons公司。

Comme des Garçons在法文解作「像个男孩」,相信一众品牌的粉丝亦一早知道,连Wyman黄伟文亦因此写了《男孩像你》一曲。但川久保玲一直不用自己的名字为品牌之名原来因为认为品牌像大家庭,所以希望以一个名字来包含一切。名字由来是60年代一首当红法文歌《Tous les garçons et les filles》,,歌词中一句「Comme les garçons et les filles de mon âge」(法文解作同龄的男孩女孩们),才是品牌取名的灵感由来。

1981年,川久保玲来到巴黎,与山本耀司开启了一场“反时尚”的盛宴:他俩用服装试图打破社会规范与约束,反对西方对身体的刻板印象和为取悦男性而存在的雍容华贵,服装可以是为了女性的自尊与表达自我而存在。

对于川久保玲来说,她的角色更显得贵重,毕竟在早期的日本社会当中,女性必须去接受自己的家庭角色,而拥有大学学历的川久保玲拥抱工作的选择亦被视作对传统的反抗,根据日本时尚评论家于1990年的访问,川久保玲解释了关于这点:「当我年轻时,大学毕业的女生去做跟男生一样的工作是很不寻常的,当然,女生的薪水也不会跟男生一样,我反抗这点…我永远不想失去反叛的能力,我对此感到不满,甚至愤怒,因为这些都成了我的能量…。」

于巴黎的伸展檯上,她和山本耀司用服装不停的创造新的对话,无论是在身体的轮廓、性吸引力、性别诠释、朴实无华的黑色..等,「川久保玲展现了及踝的缩衣裤,将束腰外衣改造成围巾,Oversized的大衣和几乎无形状可言的针织衫,上头还带著洞。」这般黑色时尚,其布料看似是千疮百孔、参差不齐,却又是经过缜密的心思所筹划出来的惬意设计,也因此她所吸引的群众称作「黑乌鸦(black crows)」。

1982年的「Holes」系列,奠定了尔后反时尚/华丽的基础,川久保玲曾说:「我喜欢恶搞布料。」甚至将被这些钩破的布料称作“新版蕾丝”,引用《The Study of Comme des Garçons》内文表示:「1983年,《PARIS MARCH》杂志所写下『所费不赀的褴褛服』,并标示破洞毛衣2500法郎(折合新台币约13150元,换算汇率1法郎=5.26新台币)。」

有人说这是她对于贫穷主义或是广岛原爆的呈现,但她回答,这只是反应她的内在,如乞丐的装扮亦是因纽约的流浪妇人所来,她不讳言认为这是最理想去置装的女性。「时尚设计并非关于暴露或是强调女性的身躯,其目的应该是要人能够做自己。」

1983年,品牌已于在巴黎和纽约展店,巴黎依旧被被川久保玲所惊豔,此时她用外界从来没见过的轮廓线条,你可以说是衣冠不整,甚至是阴阳错位,毕竟任谁都没到你可以用「盘根错节」来形容服装,一场名为「Patchworks and X」的系列,挑战了典型的服装轮廓。

1984年,纽约FIT流行设计学院以「Three Women」为题开设服装展览,将美国设计师Claire McCardell、法国设计师Madeleine Vioonet和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Rei Kawakubo的作品聚在一起,无疑这是她对时尚的贡献(巨大衝击)的一大认可。

1988年,Comme des Garçons出版了双季刊《Six》杂志,如同前卫摄影作品集般,结合艺术、时尚与摄影。这是川久保玲从服装跨越到影像的起点,请来如今都已成大师(像是Peter Lindbergh、Arthur Elgort和André Kertész…等)前来掌镜,时而以人像或拼接对比的手法传达Comme des Garçons的内在。

1988年,在《芝加哥论坛报》的报导中,川久保玲受访时表示:「设计反映创作者个性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即便我不认为自己是严酷严谨,但非得要我形容傢俱设计的本质,那就是“简单明瞭(simplicity)”。Comme des Garçons的傢俱带著真实的本性,当你放置在一个不那麽炫耀做作的环境时,像是,没有约束的走廊或是入口大厅,人们可以更能享受它们。」

早在1984年,为了能有与店内服饰相符合的傢俱,川久保玲就开始与Toshiaki Oshiba合作,当然,她不会因为物料好用或易用而选择,「我选择某种物料的原因往往仅因为我喜欢这样的物料。就像我的衣服一样…。」

1994年,CdG发佈了首款香水,在巴黎丽池饭店前的游泳池畔,彷彿尿液般用塑胶袋装著,其香水的概念和广告标语是「A perfume that works like a mdicine and behaves like a drug.」并注明其味道:如煤油、烘乾衣物、烧灼的橡胶、胶带和工业用胶水一样。

2003年(2003秋冬系列),反战思潮又再度回到川久保玲的秀上,只不过这次多了一点掩饰,试图用幽默鞭策世人,在她擅长的格纹系列当中,模特儿身上多了形似于逃难包袱的东西,时不时有著与日本康泰纳仕集团国际时尚总监Gene Krell合作的标语「The majority is always wrong.」、「Conformity is the language of corruption.」和「Viva the 1%.」暗喻著战争的不平静。(延续她一概反对恐怖份子的作风,举凡2015春夏、2016秋冬的Homme Plus系列男装,都是在宣扬无战争的和平思想。)

2005年,「Broker Bride」2005秋冬系列,川久保玲宣称她的婚姻是反保守主义的,她用服装说了大家不愿面对的真相,致使世人无不对这传说中的婚纱系列歌功颂德,背景以传统“听似”神圣的婚礼音乐为主Key,衬著吉普赛、墨西哥、犹太人..等其他民族的音乐。「这不单只是一场关于婚礼的秀,即便这字是大家首要联想到的,可藉由打破传统婚纱的规则、藉由讯息的传递,当中有个更深层的讯息油然而生,婚姻不一定都是快乐的。」Adrian Joffe在2005年接受访问时表示:「这场秀是因为川久保玲看到GAP橱窗出现一堆肤浅的黑衣服愤怒而起。」

2012年(秋冬系列),川久保玲表示:「未来的趋势是2D(平面的)。」这个大胆的假设彷彿是在讽刺我们将沉溺于眼前的萤幕般,娃娃装带著许多童趣的色彩,也有很多大人的印花。已故的街拍大师Bill Cunningham评论川久保玲的娃娃装让他联想到毕卡索的纸板雕塑般,这无疑是她最女性化的系列之一?或许视女性为玩物也是设计师所想嘲讽的点?来到后台时,川久保玲说:「把它变成新的。」这般神秘的话语让Suzy Menkes思考许久,比起现在的设计师仅以重塑过往剪裁加以变化造型,川久保玲用不同于黑的颜色和全新的轮廓开启了另一个对话,这些娃娃装如同一种加持,除了让人挺过日趋无聊的时尚界,更进而影响到往后2017春夏的系列。

2013年(2014春夏系列「Not Making Clothes」),川久保玲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比起过往动辄超过30、40套的服装,这些看似活动艺术的服装系列成了精简丰富的表达。美版《Vogue》评论:「这大概是设计师走最远的一次。」川久保玲受访时则说:「如今,创新的唯一方法就是别送设计衣服(Design Clothing)出去。」这样的戏剧化比起以往多了情绪展现,随著不同音乐和妆髮,一切都是值得细细品尝反覆寻味,这系列教导了我们一件事,别急著去问创作者的意图,在没有绝对答案的情况下,有时体悟的过程反而更显珍贵。

如果说把她叛逆的性格在此做一个解释,就是这成了她对现下商业化的不屑,比起设计师束缚于品牌和销售数字,「她是终极的,这系列象徵去你妈的短视近利,这或许解释川久保玲的动机,无论对谁来说,往后这系列的影响和意义是长久深远的。」编辑Jo-Ann Furniss这样的评语倒也深得人心。

2017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5月的Met Ball服装学院募款晚宴将以〈Rei Kawakubo / 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为题举办川久保玲回顾展,除了《Vogue》,《Bof》特约编辑Tim Blanks和川久保玲进行了另一场对话,当中川久保玲提问:「你确定人们不知道Comme des Garçons的会想来?」她怀疑道,「我不期待任何人来。」Tim Blanks告诉她当初Alexander McQueen的盛况(《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的参访人数为历史第8高),她问:「人们不是更了解McQueen吗?」Tim Blanks回应说:「完全没有,我去的时候有和一对年长的夏威夷夫妇聊天,他们受到博物馆和展览魅力所吸引,所以理当大家也会为了Comme des Garçons来。」川久保玲沉思道:「新的观众….或许在Met办展有一点意义了。」她接著说,「我希望藉此能教导(不懂CdG的)人们全新的美感,用其他的价值来看待各种不同的美。」
而这场展,为大都会博物馆迎来了超过 56 万人….。

2. CDG品牌支线

Comme des Garçons便以为只是一个品牌,其实Comme des Garçons是一个时装大家庭!时装编辑调查之后发现大概有24条支线!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主理:
Comme des Garçons : 品牌的的主线,也是开创的首个女装品牌,完美展现著川久保玲天马行空的设计理念,也是整个Comme des Garçon的灵魂所在。 (自1969年)
Comme des Garçons Noir : 以黑色为主的,为上班族女性设计的职业服装。 (自1987年)
Comme des Garçons Comme Des Garçons : 女装主线的二线品牌,更加易于穿著搭配。(自1983年)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 男装主线的二线品牌。(自1984年)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Sport : Homme Plus旗下的运动支线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Evergreen : Homme Plu旗下的支线,专门推出複刻其经典系列的服装(自1984年)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Deux : 男士正装 (自1987年)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 : 衬衫(自1988年)
Comme des Garçons Play : 与涂鸦艺术家 Filip Pagowski合作,以大眼睛红心为标志,为青年男女推出的街头潮流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 Black : 价格较低的副线, 在指定的BLACK pop-up shops出售。